风从太古而来

这风从太古而来

挟裹着五千年的黄沙

穿过渭南又下秦淮

再往后往极北的家园望去

到处是干柯的枝丫和灰色的记忆

祖祖辈辈翻了又翻的土地

埋不住兵马俑的叹息

黄河是一颗浑浊的泪滴

顺着额头眼角的沟壑纵横汪洋恣意

岁月就在这高原上慢慢轻熬慢慢轻摇

一辈辈人在小米高粱的轻梦里生生不息

一座孤坟的春草年年新绿

一声信天游里芳草萋萋

同样是大漠孤烟长河落日

一千年前的渭城柳下新人依依

江南的鹦鹉洲仙人已去

巴蜀的白帝城无复清猿的哀啼

谁在风中急拨着琵琶勒转了马头

吟一曲望乡月光满地

秋风起处露华渐浓

夜阑人静冷雨暗滴

乡愁在家书里欲言又闭

终究敌不住远处的一声芦笛

唐时玉阶宋代梧桐上的轻寒冷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