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赶在路上

其实何止是这个夏天。从2月份回来广州,就开始奔波在四处面试的路上,然后入职、离职,然后又奔跑在3月尾端4月开端,然后又工作、又离职。于是整个7月的下半部分的炎热与雨水,在我身上轮番上演。

现在,该是结束的时候了。在2011年过了一半多的时候,结束我2011年奔波的面试之中。终于可以不用陪伴这个夏天完完整整地经历日复一日的酷暑和雨水了。

但愿这一次的工作是一种跨越和稳定。

哈里路亚。对自已和老婆有个交代吧。。。

冬天无分南北

年前老早地就从广州赶回老家,走之前广州接连是几天的阴雨连绵,已经颇有冷意了。

回到故乡,那磨练了我二十来年的寒冷仍然使我猝不及防,结果整个春节期间都是在头疼感冒鼻塞这样的状况下度过的。明明是怕冷,却总是不安于南方的温润;明明是北方的老家,却总是有我怎么也躲不过的感冒。

故乡是整个冬季都没有见半点雨丝的干冷天气。“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我每天最怕的就是起床穿衣的三两分钟,因此总会睁着眼睛,躺在热乎乎的被窝里,看着呼出的呵气在空气中变成白茫茫的湿雾,一直挣扎着赖上一个小时。

就这样在寒冷中煎熬了一个月,却没有盼到能妆点春节气氛的雪花。等到初六坐火车离开,第二天到广州就接到家里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