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无分南北

年前老早地就从广州赶回老家,走之前广州接连是几天的阴雨连绵,已经颇有冷意了。

回到故乡,那磨练了我二十来年的寒冷仍然使我猝不及防,结果整个春节期间都是在头疼感冒鼻塞这样的状况下度过的。明明是怕冷,却总是不安于南方的温润;明明是北方的老家,却总是有我怎么也躲不过的感冒。

故乡是整个冬季都没有见半点雨丝的干冷天气。“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我每天最怕的就是起床穿衣的三两分钟,因此总会睁着眼睛,躺在热乎乎的被窝里,看着呼出的呵气在空气中变成白茫茫的湿雾,一直挣扎着赖上一个小时。

就这样在寒冷中煎熬了一个月,却没有盼到能妆点春节气氛的雪花。等到初六坐火车离开,第二天到广州就接到家里的信......

遥忆故乡

当我感觉到天气真的冷起来的时候,当我觉得带来的厚厚的冬衣终于要派上用场的时候,当这学期将要结束的时候,我开始想家了。

难道只有在我钱快花完了,在我快吃不饱饭的时候,在我感受到委屈了,我才会想家吗?

这个南方城市的冬天来得太慢了。树叶从十月份就开始黄,一直到十二月份快过完,它们仍然在变黄,却始终没有纷纷洒洒地掉落。

飒飒秋意在这里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但冬天还是在一夜之间来了。冷雨下了一夜,第二天我就意识到该穿毛衣了。可是仍然很冷。这时才明白,其实很久以前秋天就到了,虽然味道浅淡,但秋意一直都在酝酿。但是它太轻,太难以察觉,而冬天就在一怒之下揭幕而出。

天真的很冷了。

我双手插兜,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