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刻在生命里的好书

我自认是一个文笔不错的人。

从初一开始至高中毕业,作文免不了被每一位语文老师当堂朗读,在高三时尤甚,害得我每到作文课就万分紧张。要么老师一篇范文都不朗读、点评,但凡有一篇,那必然是我的。

我也自认是一个喜欢读书的人。

小时候家里穷,没什么零花钱,从大约初二开始,我便开始搜集能接触到的每一本杂志、作文书、故事会、散文诗、小说月报。而我阅读欲集中爆发,正是初三复读,以及升入高中的暑假,还有高一暑假,从同学手里借阅、从同村近门一位哥哥家里搜罗一大票经典读物。

至今仍在我脑海中回荡、激响的几本书,便是在这个时期读到的。其中包括《讨人嫌的年龄》、《汤姆·索亚历险记》、《钢铁是怎样烧成的》、《鲁滨......

如何拯救你,我的阅读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变得不爱书了,特别是智能机走进我的生活中以后。尽管纸质书有其不可取代的独特人文体验,但不仅仅是金钱因素将它阻挡在我的视线之外,实在是不甘心于将电子产品搁置一旁,安静地捧着一本书沉下心来阅读。

虽则更倾向于手机阅读,但自10年开始,智能机换了5部,但通读完的长篇著作的数量可能也不超过5部。实在愧对这一拨拨的大屏机,愧对自己的良心了。

也曾采取过许多措施防止碎片化阅读剥夺长篇论著的深深感,比如卸载微博客户端、将新闻网点列入禁忌、将iReader填满电子书,但目前手机上使用频率最高的仍然是iFanr、Zaker、威锋网等客户端。实在戒不掉对科技新闻的瘾,怎么破?

上面说了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