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秋

如果你仔細聽辨 鍾表它有兩種境界

一種響在過去 一種指向將來

而風車最能將時空割裂無論

怎樣調整經緯度都難以契合世界的節拍

嗤嗤的風聲將時間攪亂

而我站在夏天的末尾

感受秋意乍寒

岁月的喟叹

其实 也不是

非要将来时的路

重走一遍

才能 了无遗憾

回首望去

似乎所有的日子

都被落叶覆盖

脚印深深浅浅

心底总有一些喟叹

留给下一次相见

紫云英摇曳的河岸

找不到刻下的诺言

几轮寒暑过后

老了的老 散了的散

还有什么

能回忆起 你的容颜

淋湿的伤感

还没说出口的再见  被两三点雨打断

这车水马龙的街市  彼此一转身就会不见

再等一秒  或许就会好转  我看着你许愿

街角的音像店  婉转的杜宇怨

湿漉漉的伤感  在整条街铺展

君若痴恋 君将永年  君若欺瞒  君同比干

缓慢的二八拍  裹着雨水的湿粘  将时间拖延

刚出炉的岩烧鸡  味道很好看  带着微熏的喜欢

你就在我面前  绽开朦胧的笑靥

记忆中的容颜  模糊一片

路边刚刚好有人  售卖油纸伞

纯白的布面  印着透明的炫烂

也刚刚好是  你爱的牡丹

买一把 就算作纪念

音像店曲目更换  新潮DJ 暴雨如箭

行人忙乱  奔逃四散

你我仍在雨里  重播那一段  伤人的感叹

君若痴恋 ......

飞鸟

我不知飞鸟来自哪里

在天空婉转地打个圈

也不知归向哪里

白云擦干净的蓝天

映出一个人的倒影

这莫名的快乐不知因何而起

下一刻的悲伤也不知如何消弥

耳畔是它啁啾的鸣叫

对于如此快乐的飞翔

不知是忧是喜

粗砺的老树枝在风声里吟唱

带着蛙鸣的莲藕却开满了河塘

桥头的夏草依然杂乱无章

看不出有谁来过的模样

就这样吧,让麦浪自顾自地舞动

让黄昏醉成金黄

翻过黄土冈后

就能找到跑遍原野的星光

就像偶然路过天空的飞鸟

偶然路过我身旁

就像没来由的烦恼

没来由地

就成了过往

似真的嘲笑

“这世界已经够苦了”

说完这一句,就不再出声

可是,以为我不知道

你这说话的腔调

也只是一种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