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删再删的记忆

一删再删的日志,就好像……那理想。

自从06年写这个博客以来,不停地改变风格和内容定位,不停地写写放放,不停地删除写过之后就觉面目可憎的文字。到现在,实在不剩下什么了。可还是不知道到底要放些什么东西,到底要写些什么内容。

就好像优柔寡断的我的性格,反复无常的决定和悔悟。

为谁而写?以什么样的笔触写才不会让日后的自己觉得尴尬?

每年都是一个轮回,到了今年的国庆,会回想去年的国庆,还有前年的,以至更久远的。觉得年年都有些相似,而年年都有些不同。迈过了25岁,就觉得自己开始迅速老去。仿佛前两年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憧憬,觉得还很年轻,而如今回头一想,那些坚持的,似乎已放弃了很多。

到底有多少东西......

暮色沙颍

她来自黄沙漫漫的高原

泱泱水流是黄河的血脉

自太古的洪荒年代

沙颍河就在夜幕下吟唱

年轻的李白临岸濯足

踏一曲离歌 泪眼轻垂

枯木上的一声昏鸦

却惊了诗人的瘦马

草长莺飞的三月天

沟壑纵横夏雨商冻的黄土地上

油菜花翻滚起伏随风轻摇

踏着元小令的韵脚

在二十四节气里一路成长

千百年来夹岸的桃花从未失约

黄滕酒却始终未解红酥手

回首时 人面不知何处

只剩数点落红 片片东流

当落霞铺满西天

马兰花也寂寞开来

浅蓝的小骨朵啊

微笑着让我爱怜

这春秋时就生长于此的蒹葭

这涤荡过魏晋风骨的沙颍水

这延续了千万年的咏叹调

是在等待相遇还是别离

新月初上柳梢

四围村落灯火幽明

一片蛙鼓中有人经过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