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快的刀

好快的刀!这应该是旧水浒里泼皮牛二被青面兽杨志搠倒时说的一句话。

用来比喻时光倒也很贴切。不过,惯常不停地感叹时光易逝的我实在对这样的话题提不起兴趣了,就像生活也会让人无比麻木一般。

这不,转眼就来到了秋天。今天闲下来,才知道QQ空间一年没更新了,百度空间也有大半年没除草,twitter、新浪微博什么的最新消息仍停留在两三个月之前。即便是这个如今倍受我宠幸的博客,9月份也才产生两篇日志。

每天除了在公司昏天暗地的工作外,就是回到家争分夺秒地练级,连静下来好好思考和看一本书的心情都没有。想写点什么时,脑子里也是空空如也,整理不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逻辑。

等秋

如果你仔細聽辨 鍾表它有兩種境界

一種響在過去 一種指向將來

而風車最能將時空割裂無論

怎樣調整經緯度都難以契合世界的節拍

嗤嗤的風聲將時間攪亂

而我站在夏天的末尾

感受秋意乍寒

早秋

当俊毅还很年轻的时候,他们就相爱了.在许多个繁星璀璨的夏夜里他们经常在一起散步,探讨人生、理想以及好多让年轻的他们困惑的问题。

后来,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小小的误会,但他们谁都没有为此解释。想起来那是多么幼稚、冲动啊!她一气之下嫁给了一个她自认为很爱她的男人。俊毅也怀着对这个女人的伤痛离开了那个城市。

可就在昨天,时隔这么多年,她正要穿过松江路时,再一次地看到了他,那个多年前所熟悉的男子。

“俊毅,”她喊出了他的名字。

他停了下来。开始他没认出她——对他来说,她已经显得苍老了。

“亦舒!你怎么会在这儿?”

不自觉地,她抬起她的下巴似乎想要一个吻,就像多年前所习惯的那样。可他伸出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