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波光鳞羽

抬头往左边的窗口望出去,便是珠江,在起伏有致的楼群间,如游龙般闪现出一段段波光鳞羽。

江面轮渡纵横,海印桥车来人往。

本是举目可得的风景,却是在这间办公室里工作一年后才偶然发现。即便在第一次的惊叹后,也会经常被抛诸脑后,仿佛那偶尔抬头时的张望从未有过,那张望时从心底升起的惊叹也从未有过。

窗外的一切,仿佛滚滚红尘,是我每天投身其中的舞台,也仿佛恍如隔世,只是镶在镜框中的历史风景。

浮生若梦。人生的精彩,也会在这般漫不经心时偶然闪现、而后一转身时从此忘却吗?

对生活和生存两者意义尚无法重合的人来说,那当下耗费心血的与轻易忘却的事物,或许应该掉转吧。也说不定呢。

感悟生命

每当我抬头向窗外望时,那最吸引我目光的是一棵枝干斜逸的老树,一身干裂粗黑的皮。在它近旁是一棵银杏,两枝主干直直地刺向青天,不远处的一棵似乎是洋槐,在冬天里仍然挂着许多长长的豆荚。

它们的后面是一排楼房,更远处的天边立着几根粗大的烟囱,不停地喷着黑色的烟。

大概这几棵树在这儿立根已经很久了,不知经历了多少个寒暑才能长成现在的模样。但它们已经不是这个地方的主角了。尽管也许不久前这里还是一片葱茏。那几根烟囱宣告着一个时代的终结,也昭示着另一种文明的开始。显然它们是动荡中仅存的一点遗迹。我很感谢上天能让它们继续存在。

楼房里的住房或许有在那烟囱耸立处工作的。“烟囱文明”可以让他们过得衣食无忧,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