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者

昨天,蝉在我的窗外叫:一声!两声!!未及第三声时我就把它灭了。

事后我反思:蝉竟然又跑到我的窗外叫了,莫非近来我的威严减了!

当晚我就额外地加了两升杀虫剂在院子里。可事情反而更糟,今天竟有一只蚂蚁胆敢爬到我脚下。我当然要重整我的威严!于是连“哔”的一声都不曾有,它就寂灭于尘埃了。我惟恐它的三姑八大姨们重蹈覆辙,于是寻了蚁穴,让它们全体都寂灭了。只可惜了二两杀虫剂,又须立即买一些备着。

我早先就很郑重地声明过一番:我是很爱护动物的,非但爱护,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我是极不愿意它们葬送在我的威严下的。于是不得不破费许多钱财去挽救它们。这也可以看出我对它们的爱护,竟不惜舍弃了许多孔方兄。可结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