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坐

已经是第三杯了

还须一壶开水

冲散茶叶和初见面的青涩

青藤下的小花猫

倦缩着睡了一个下午

怎么还不倦呢

在你离开的前一分钟

终于

我看到了婉转的笑容

青河湾流过

这里是豫北的一个山区,太行山的一条支脉。

放眼望去,满目是苍翠的各样的林木,随着山脉的高低而上下起伏。整个景象犹如一幅开阔恢宏的水墨画,因远近明暗的不同而色调各异。

但这满目的绿色却丝毫不使人感到单调。它们或明或暗,或浓或淡,错落有致,相映成趣,而又浑然一体。

再往远处望去,那淡薄的朦胧的灰绿色渐渐融入苍穹,使我不觉自失起来。

啊,这就是阔别了五年的故乡!

我扭头看看沙保,他神情肃穆,若有所思。

我们仍旧脚不停歇地沿着山路走着。五年的时间,外面的世界发生了太多的变化,都市的繁华匆匆地从我们身旁流过,如今想来仿佛梦一般斑驳支离。而这里的山路仍如记忆中的一样。一样的坎坷崎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