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从前

你看着我,不言不语。

而此时的窗外,阳光正灿烂。

童年的黄草花还在,

就在这后园,开成一片一片。

锈蚀的绿爬杆,静守着流年,

就像我十岁那天,白云映入眼睑。

开始怀念绸制的红领巾和松鼠大战跳棋,

此时吹过杨柳絮的清风,稍微嗅出了从前。

许多细节都已遗落,

很后悔未曾将粉笔字,刻在教学楼的墙砖。

现在的物是人非,

还怎么凭吊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