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脚步

春天来了,春天又要走了。

其实不必在年终做伤感的总结,毕竟每一年是由每一季组成,每一季是由每一天组成。

要伤感的是每一天的流逝。

而这样的伤感,在平日的生活中似乎并不经常存在。我急急地想将日历一页页地翻过,心中充满了不断的期待——期待到周末,期待发工资,期待假期,期待着用时间换回的体面。

这个春天,也是在这样不经心的期待中悄悄地来了,又要偷偷地走了。不曾留下些什么,除了找工作时的焦虑和不安,以及找到工作后又继续盼望每天的下班。

所以,没有来得及抬起头来仔细地欣赏桃红柳绿,也没有找寻到新发的春芽和翻飞的乳燕。就这样,原本陌生的2011年,就这样,陌生地走过了一季。所有美好的期待,也就这......

春天的茶树

我们学校后面有一座山,那里种了满坡的绿茶。春天到了,我喜欢跑到那里置身于鹅黄嫩绿的新茶中,轻轻嗅着茶香。

而此时的家乡,也该是绿染垂柳的时节了吧。你经常漫游的河滩,也该有满眼的油菜花盛开了吧?

岁月是无情的,转眼间我们都不是十六七岁的小孩子了。可是我依然时常想起我们的高二。那时的阳光正从窗棂里投进来,照在我们微笑的脸上。那些充满了快乐与痛苦,充满了理解和矛盾的平凡日子经过岁月的冲洗渐渐染上温馨的底色。

我就是经常翻阅昨日的读者。

在某些个清冷的早晨从梦中醒来,在这所远离家乡的大学校园里我觉得有点孤单。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就会情不自禁地忆起我的高中时代。我想着在那一段被高考压抑成黑色的青葱岁......

我的弟弟去打工

我从学校回到家,只见到妈妈一个人在忙。我问她弟弟到哪去了,并暗自责怪他不上学了也不呆在家里帮点忙,整天瞎跑着玩。妈妈却没有吭声。

做好饭后,仍不见弟弟的影子,我禁不住问妈妈:“弟弟是不是又领着一帮小孩到处玩去了?”这在以前是常有的事,每次吃饭时都要喊破嗓子才能看见他满身尘土地跑回来。“唉,”妈妈轻叹了一口气,“他……打工去了……”“什么?”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要送入嘴里的饭停在那里。

这两年家里不景气,我们兄妹三人的学费、生活费靠爸爸一人长年在外打工已难以维持。后来弟弟升了初中,学费更贵了。他刚上了一周的课就跟妈妈说再也不去了,因为实在听不懂课。妈妈没说什么,听从了他,也可以省上些花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