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想起

梧桐花开了又落,油菜花枯了又黄。那条散发着酥润土气和薀藻腥味的小河依旧在夜幕里静静流淌。

远处是黄昏里渐渐隐没的村庄,渐次亮起点点星星的灯火;近处是一片蛙鼓,在微凉的夜气中让人感觉宁静、平和。

我一个人沿着铁轨慢慢向西走。前方的天空盛开着大片大片殷红的云朵。夕阳逐渐暗淡了,犹如将熄的灯笼。那些晚霞也由红变黄、变紫、又变成灰蓝。再细眼瞧时已一片不见。而星星却出来了,一颗、两颗、三颗……越来越多。

在广袤而深邃的夜幕下,我注意到铁轨旁的一个信号灯。当我从它旁边走过,仍在我身后幽幽地亮着以至最后变成一点模糊的绿色荧光。

我觉得它带有某种宿命的味道。

那一晚,我偶然地从它旁边经过;它用绿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