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午的残梦

墨水笔正被浮尘急剧地吞噬,草稿纸的面容转瞬成了枯黄。

而我的脑浆在午后的熏热里蒸煮,只是稍微的出神,思想就被禁锢、寸步难动。

八月的风吹来,杨花不起,也没有柳树的气息。时光仍在池塘里涌动,泛起偶尔的波光潋滟、瞳孔涣散。

鸣蝉怎样嘶嘹都不太悦耳,回忆也来得不是时候,刚从午睡里苏醒的情绪,不是什么都可以接受。

刚翻开的乐谱突然声调错乱,忘了该是用口琴鼓动还是笛子吹送。发酵温熟的感情,一下子找不到节奏、消失无踪。

紫云英是年年的访客,照例不邀自来地开在墙头,一丛一丛。

攀缘而上的是爬山虎,冬来萧瑟满目,夏日绿荫满墙,向上的勇气是一直坚守的理想。

我的笑容,却有说不出来的哀愁;我的哀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