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封“情书”

我没想到我还会为那样一个女孩子流泪。我以为已把她淡忘了,我以为我学着做到了。可我为什么又会把持不住了呢?

今晚,大家都上思修去了。我们文学社开会。我一个人占着一排座位一个人不说话。上面的人轮番地讲话而我望着窗外就觉得这一切太可笑了、太空虚了。我爱文学就一定要爱文学社吗?文学于我只是寂寞的旅程,而好多人拥挤在一个车厢里让我觉得索然无味。我但愿它是一个人的漫步。

我想着这几天参加的社团会议就觉得傻得不得了。本来是惧怕那种传说中的空虚郁闷才拼命入社团,现在才发现这是自欺欺人。人忙起来了而心却还是不踏实。

而这些感觉的衍生能怪昨天我给你打的电话能怪我跟你聊天了吗?

我知道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