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忆故乡

当我感觉到天气真的冷起来的时候,当我觉得带来的厚厚的冬衣终于要派上用场的时候,当这学期将要结束的时候,我开始想家了。

难道只有在我钱快花完了,在我快吃不饱饭的时候,在我感受到委屈了,我才会想家吗?

这个南方城市的冬天来得太慢了。树叶从十月份就开始黄,一直到十二月份快过完,它们仍然在变黄,却始终没有纷纷洒洒地掉落。

飒飒秋意在这里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但冬天还是在一夜之间来了。冷雨下了一夜,第二天我就意识到该穿毛衣了。可是仍然很冷。这时才明白,其实很久以前秋天就到了,虽然味道浅淡,但秋意一直都在酝酿。但是它太轻,太难以察觉,而冬天就在一怒之下揭幕而出。

天真的很冷了。

我双手插兜,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