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会怎样?

这几天blogger一直不能用,打不开。就只能在这里写了。

而更郁闷的事,今天班级球赛输了,输给了一个谁也没想到会输给他的班!

下午睡了会儿觉,实在是困,早上六点半就起来参加系篮球队训练,身上很酸。睡了会儿觉醒来还在想着比赛的事,身上很痛。坐起来,看见外面夕阳的余晖照在床上,照在身上,有种异样的感觉。

看着窗外,想起今天春天的打算,打算找一个闲暇的下午,什么都不做,去趟学校的后山,让温和的阳光照在身上,感觉着花儿次第开放,轻嗅着微润的泥土味。感觉一定很不错。可最终也没有。不清楚自己都在忙些什么,有点乱。只是有时很想回家,在春天的时候,看看家乡河堤上起伏的油菜花田。唉,生活真是艰辛。说这话......

梧桐的寂寞

面对电脑屏幕却不知道要写些什么了。本来早想写点东西,从昨天开始,从很多天以前开始。

昨晚和同学一块出去吃饭,坐在外面等菜。屋檐滴着雨。一阵阵的风吹过屋角的梧桐。南方的树是不会落叶子的,整年都是青青的,绿绿的,顶多带着点黄。而梧桐却会落叶,即使是在南方。

梧桐是属于家乡的树。在家乡,到了初秋,天气还有些热,忽然落了一夜的雨,刮了一夜的风,早上起来觉得要加外套了,而梧桐也在这样的风雨中纷纷地落了叶子。前一天一树发黄的叶子还晃晃悠悠地挂在枝桠,一夜的风雨过后就落满一地。因此,也才有了郁达夫的那句“这天,真凉了”!

此时,南方的阴雨天也有些凉意。天正落着雨,很小。那一株梧桐的叶子是有点黄了,滴着......

过去的,过去了……

好久没有静静坐下来写东西了,好久没有体验过慢慢地整理思绪、慢慢地回忆的心情了,忽然间就对自己的这一举动好感动,不由一阵心酸。

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脆弱的人,却但一直都很敏感,会因为别人无心的言行而张皇失措,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心酸泪下。而现在,应该也是吧,只是许久没有感受过,不知道是否变得麻木。

老早就想再看一遍黄磊与刘若英主演的《似水年华》,那一部我在高三暑假看过后就一直让我感动惦念着的片子。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直到现在它仍然让我感动,引发阵阵回忆与心酸。为什么呢?自己已经不再年轻了吧,已经过了少年青涩的时光了吧,可为什么仍像文那样放不下心里的英呢?

刚提笔时要讲些什么,现在却忘了,......

春天的茶树

我们学校后面有一座山,那里种了满坡的绿茶。春天到了,我喜欢跑到那里置身于鹅黄嫩绿的新茶中,轻轻嗅着茶香。

而此时的家乡,也该是绿染垂柳的时节了吧。你经常漫游的河滩,也该有满眼的油菜花盛开了吧?

岁月是无情的,转眼间我们都不是十六七岁的小孩子了。可是我依然时常想起我们的高二。那时的阳光正从窗棂里投进来,照在我们微笑的脸上。那些充满了快乐与痛苦,充满了理解和矛盾的平凡日子经过岁月的冲洗渐渐染上温馨的底色。

我就是经常翻阅昨日的读者。

在某些个清冷的早晨从梦中醒来,在这所远离家乡的大学校园里我觉得有点孤单。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就会情不自禁地忆起我的高中时代。我想着在那一段被高考压抑成黑色的青葱岁......

遥忆故乡

当我感觉到天气真的冷起来的时候,当我觉得带来的厚厚的冬衣终于要派上用场的时候,当这学期将要结束的时候,我开始想家了。

难道只有在我钱快花完了,在我快吃不饱饭的时候,在我感受到委屈了,我才会想家吗?

这个南方城市的冬天来得太慢了。树叶从十月份就开始黄,一直到十二月份快过完,它们仍然在变黄,却始终没有纷纷洒洒地掉落。

飒飒秋意在这里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但冬天还是在一夜之间来了。冷雨下了一夜,第二天我就意识到该穿毛衣了。可是仍然很冷。这时才明白,其实很久以前秋天就到了,虽然味道浅淡,但秋意一直都在酝酿。但是它太轻,太难以察觉,而冬天就在一怒之下揭幕而出。

天真的很冷了。

我双手插兜,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