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往哪里逃

我记得我吃过午饭就进班了,然后坐下来在面前摊开一本书,我应该是打算复习课本准备下午的考试的。

我明白上午的数学考得很砸,在考场昏天暗地地坐了两个小时然后就步履沉重地走出来了。

再然后一中午就不知道做了些什么。

那本被我摊了一中午的只多了一行了草的字迹:Where is my way?

我知道现在离考试还早着呢,但我还是跑到二楼的大厅来了。四五百张桌椅整齐地摆在那里,对我是怎样一种压力啊。现在整个大厅都很空,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或静立,或慢慢踱动。

我站在南边的一个大玻璃窗前,瞧着外面闪亮的雨线隐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雨水撞击各种物体的声音,混乱、纷杂,又模糊,好像梦中传来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