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2008

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转头回去看看时已匆匆数年”——罗大佑《恋曲1990》

赶公车久了,忽然发现:生命中,永远有一班车是无论如何都追赶不上的。你狂奔着以为可以,而它却在踏上去的前一秒呼啸而去。

一切好像安排好了,踏着节点发生,你的奔跑和呼喊只是透明的多余。

路旁只留下挥动着的僵直手臂。还有一个人,呆若木鸡。

失落的时候,时间容易停滞。明明是人来车往,人头攒动的场景,灯光暗下来,只剩下自己,阒无声迹。

站台旁的细叶榕,在晚风中窃窃私语。而路灯透过叶子,洒下困意。

习惯了这样的等候,心态会平和很多,让你懂得生和死,都不必着急。

幸好命运中也总有另一班车,在你耐心将要用完的时刻,......

总有一天会复归平静

这个世界是不平等的。

富二代、官二代整天花天酒地也能拥有光鲜的生活,拥有足以登上头版头条的奢华婚礼,而打工仔一年365天里360天在流水线上做着枯燥机械的计件活儿,累得腰痛吐血肺肿到头来操办起来的婚礼依旧寒酸无比。

当然,我的婚礼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但与后者相同的是,结一次婚,无论对于自己还是家人都是一次巨大的开支。

所谓现实啦,生活啦,这些东西,对于整天坐在办公室里的我而言并不会感受太清楚,而回到老家,在北方的寒冷中将每日的生活熬煎,每天面对灰色调的村庄和枯窘的面孔,再想想以前舒服的生活,什么网络啦,动漫新番啦,最新版本的软件啦,网络红人啦,真的真的都是浮云,和我现在这样的生活毫不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