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青春里最后的小伙伴!

这两天忽然很怕计算时间,怕看日历。

从去年9月份入职现在的公司以来,经历了两次存亡,年前1月份一次,这是第二次。

春节前夕,受老板召唤决定回来继续跟着做事,当时想起9月至1月的事,短短的4个月像梦一般不真实。眼看着一个个不靠谱的人来到,又离去。其中也有本部门每天工作交流的小伙伴。当投资人宣布撤资,解散团队的当天(清楚记得是1月7日),大家人心惶惶,各自盘算。

那天下午,大家第一次将办公室遮阳帘全部升上去(场面好像升旗),办公室变得无比明亮,但突然从忙碌工作当中解放后的心情,却略带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