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伊记事以来,从没享受过母亲怀抱的温暖。

伊不晓得躺在母亲怀里的滋味。但走在村寨里,看见幼小的孩子躺在自家娘亲的怀里睡得酣甜或乐得陶然,伊就很是眼羡。

伊不知道是否也这样地在母亲怀里睡过,是忘却了,还是竟一次也没有。

伊家里只有爹、娘、自己和一间破草屋。其余的,大概可以忽略不计。

除了洗衣、做饭、刷锅、洗碗、薅草,伊不必再做其他事。因为夏日田地里所多的就是草。如果薅庄稼,倒还容易些,而草却是常薅常新的。因此伊的童年记忆每日里都在薅草。

十五岁那年,爹对伊说,妮子,以后就不用你再做这些粗活了,你到周家去吧。

伊不明白爹的意思,但不用再整日薅草,伊自然很高兴。况且两天后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