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忧愁

办公室窗外有机器的刺鸣。

我忽然想起每天上班时的挤车与塞车。

从去年底,广州就一直在修路,一直到现在,仍然看不出完工的迹象。

08年将要毕业时,就暗自决定:奥运期间去北京看一下。

一是为安慰离开北京十几年对它的想念,二是为体验世界体育盛会的气氛。

只可惜投身工作以后,每日都身不由己,终未成行。

心里不免有小小的遗憾。

明年广州的亚运会逐渐临近,但或许是置身于此的缘故,心里没有一丝期盼。

倒是亚运前的城市整修,每日折磨着我。

无论是临街的楼宇,还是道路,到处都是施工的痕迹。本来每天上下班就十分拥堵的马路,被工地占去了大半,居住地的公交站也取消停靠,这使我不胜其烦。

这是一座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