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阿辽莎:关于世界

阿辽莎,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对于看起来未知的旅途?

其实早在许多年前,我已经开始逐渐明了这世事。就像童话中经常述说的那样: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可你让我说出具体的年份,我却不那么肯定起来——这个世界充满了迷幻和变故,无论我怎样小心地迈开脚步(就像我小时候走很长的夜路那样),却总有莫名的事物让我来不及防备。

我们走过的和将要走的早就被设定,那无形中的大手是肉眼凡胎的我们所看不到摸不着的。可是它带给我们的拘束和压迫感自打我们脱离懵懂以来却日见明显了。

所谓“知天命,不逾矩”的年龄,大概是被社会遗忘掉,由得你折腾的状态了。而阿辽莎啊,我们还血气方刚,我们的血肉还在强烈地被需要和被压榨。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