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隐喻的卡夫卡&怪诞的老人中田君

音乐是隐喻,油画是隐喻,风是隐喻,昼与夜是隐喻。

图书馆是隐喻,森林是隐喻,小木屋是隐喻,入口石同样是隐喻。

乌鸦是隐喻,活灵是隐喻,大岛是隐喻,琼尼·沃克和佐伯也全部是隐喻。

中田我脑袋不好使,对于隐喻,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但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着什么被扭曲的东西。

就拿中田我来说吧:
走入森林深处的田村卡夫卡君,差点永远停留在十五岁;而中田我是一个十五岁之后人生一片空白的老人(就像佐伯女士,下半生只是空壳)。新婚燕尔后丈夫就奔赴战场的女教师,在梦中和丈夫如野兽般做爱;而中田我不但一个字都认不得,也没碰过女人。

然而,中田我也有着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一面:譬如能同猫君对话,譬如让天上下沙丁鱼、蚂蟥,譬如预知雷君要来了,更加知道打开的入口石必须要关上。

在常人眼里活得荒诞的中田,却是实实在在地生活在现实里。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不可理解。而人却无知、无畏得可怕。

活了大半辈子,从没进过图书馆的人,也是有的。比如中田我生平第一次进图书馆,才明白自己何等无知,才了解世界上原来有这么多不同的猫君,“若能同那上面的每一只猫说话就好了!”

但入口石一旦关闭,中田我就会变回普通的中田。虽然如此,还是要关上。现在的中田我实在太累了。

只有变回普通的中田,我才可以好好安息。

看罢《海边的卡夫卡》,再看过书评,知道作者村上春树的用意很深。

现实与荒诞,暴力与少年,爱恋与血腥……诸多情绪交织如麻。两条平行线的故事,虽然让我有时看得迷惑不解,但又欲罢不能。从这个角度讲,这是一本好书。

作为对全书的解谜来说,与其说是末尾一章,反而第32章《返回普通的中田》更合适不过。

就人物来说,比起与3位女性情感交织的卡夫卡,我更喜欢身边总有不寻常事情发生的中田,以及中田讲话、思考、看待事物的方式。不但是一个好玩可爱的老人,更是一个能带给我思考人生的老人。

伟人什么的我不了解,但中田君,如果活得再久些,怕也会成为一个平凡的伟人吧。

如此说来,中田才是全篇最大的隐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