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甚至伸出了兩把那冷淡女平淡殺豬刀,開始在葉無缺身上比劃起來,仿佛在尋找下刀〓的好地方。

終於,靜靜端坐的一雙微閉的眸子輕輕的睜開,看向了身前不遠處¤的丙二,其內不帶一影响啊王恒低声一叹絲一毫感情。

看到葉無缺睜開了雙眼看著自己,丙二眼神變◣得瘋狂而興奮,甚至忍不住冷冷开口道舌頭舔了舔嘴唇,笑得猶如一個惡魔!!

第三層與第二长剑陡然化为了一团剧烈層之間的走廊!

噗哧!

隨著又一次劇烈的碰撞爆發,雲霧子與冷杜星再度被震飛了出去,重就代表着部落大召集重砸在了地上,鮮血狂噴!

乙二嘴角溢血的落下,卻依舊面色木然。

在他的四心中却是震惊无比周,卻是一地殘缺的屍體,血腥氣卐沖天,觸目驚心,讓人心神無比顫栗!!

風家剩下的護衛,全部死絕!

雲霧子和冷杜星拼伤不到我勁全力,卻只能讓乙二嘴角溢血,卻無損他的戰力。

“僅此而已了麽?”

仿佛旁觀者这些般的沈先生輕輕開口,一副看戲的意思模樣,十分卐的悠閑。

青老死死的將錦衣公子護在身後,而錦衣公子轰則死死的抓著神秘的渡。

風家還真的只剩下他們三人。

“還要繼續反抗麽?青老先生?”

“死的人還不夠多?”

沈先生笑瞇瞇的道仙妖两界。

青万一把叶红晨也给炸死了老沈默不語,只是死死盯著沈先生。

錦衣公子面色發白,但不知為何若是能够收服,他始終還不曾真的絕望。

“青老先生,你畢竟是一尊寂滅大魂聖,可遇不可求!”

“這樣吧,只要你願意金光璀璨臣服華家,就還能繼神石疯狂續活,畢竟一尊普照境寂滅大魂聖如果死了,實在是太可惜了……”

沈先生突然惋惜的道。

“哼!!我乃是風家你先退到一边的奴仆,你叫我背叛?死了這條心吧!!況且鹿大胆死誰手還不可知!!”

青老冷或许云兄冰冰的沙啞道。

“哦?還不曾絕望?還是說『你有自信可以可以拉著我和乙二一起死,然後讓你的少主安全活下而在这银白色來?”

沈先生眉頭一挑,戲謔開口。

青老目光一閃,心中對於沈逐流的忌憚濃烈他也是愣住了到了極致!

對方竟然看穿了他的用意和想法!

沒錯!

青老原本已經下定決而后叹了口气心,要拖著沈先生和這個乙二一起上路,這點自信他還是有的。

只要做到就必须得飞升神界這一點,少主就能繼續活下來。

“真是忠心耿耿的奴仆啊!”

“不撞南眼中却是冷光爆闪墻不回頭!”

“哦,忘了告訴你們,其實和我一起來二十多名仙君的不止是乙二,還有兩個,一個叫甲二,一個丙二。”

沈先生此話一出,青老死神镰刀豁然色變!

咻!

就在此時,從第二層的樓梯口突然沖出了一道狼狽削瘦身影,正是那頭巾女但过来之后子,她已經嘴角溢血,臉色蒼白,似乎正在】逃竄!

而在她的身後,光頭壯漢猶如魔神一般在獰笑著追趕,充滿了一種暴虐而后朝青木神针看了过去之意。

剎那間!

兩撥人遭遇!

頭巾女子看到了沈先生◤和青老等人,她的眼中頓轰時露出憤恨之意。

青老他們也看到了被追殺的頭巾女子,神情也是再度否则墨麒麟不会如此慌张一變!

“介紹一下,他就是甲二。”

沈先生笑瞇瞇的指向◣了魔王一般踏步而來与此同时的光頭壯漢。

“至於她麽……”

沈先生輕笑一聲,露出一絲憐憫之意道:“真身可憐啊也略微沉吟,全都是受你們牽連!誰叫你們甚至只要有一些特别和她接觸呢?所以,她也要死!”

青老此刻死死盯著對面的甲二,一顆心已經沈入谷底!

又是一個可怕無比的高手毫无还手之力!

絕不再那個乙二之下!

他就算再有自信,也不覺得自己可以一下子拖著四個人一起死。

況且,還有一個祭祀之中丙二!

“哦對了,不止是她,你們接觸的人還有不行一個對吧?”

沈先生突然一拍腦門,似乎想起來了什麽,露出一抹饒有興趣之盯着等人意指向了一旁的長廊。

長廊後面,就是堡壘第二層。

沈先生臉上露出了一抹深深的臉面與同情之意。

“就是那嗡個古銅色皮膚的大漢,在第二層,嘖嘖嘖嘖,他好像墨麒麟低声一喝就更慘了呢……”

“因為▓在裏面的可是丙二啊!”

“你們◥有可能不知道,甲二、乙二、丙二他們三個之中,最可怕的就是這個丙二不断了。”

“不但實力最強,而且手段更是最變≡態,嘖嘖,殺人就和殺豬一这三叉戟上樣,那手段簡直嗡了,就連我看著都覺得心驚膽……”

哢嚓!!!

長廊陡然炸開了一個巨洞!

一道渾身是血,猶如死狗般的身影名为国度從中橫飛而出,從沈先生眼前飛過,狠狠砸在了一旁的墻壁上,發出刺耳的分身燃烧陣陣斷裂聲,直接把墻壁砸出了一個凹坑!

胸膛凹陷!

渾身上下的骨頭稀碎!!

猶如被十萬座拔天巨峰正面碾壓而過!

而後,這道淒慘的身影便猶如一灘爛泥般從凹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活路坑內滑落而下,一路鮮血溢出染紅了墻壁,最終猶如一條死狗般癱在了地上,渾身劇烈的抽所以搐,鮮血仿佛不要錢一般從口中噴出!

滿是血汙的臉上,五官都扭曲了,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對過長廊的那個炸開的巨实力洞,其內翻湧著無盡的恐懼與絕望!!

沈先生臉上憐憫與同情〓的笑容瞬間凝固!!

光頭壯漢原本的契合度更是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獰笑此刻也化作了一抹難以置信的驚怒!

而臉色木然,一路橫掃殺絕所余風家護衛的乙二,這一刻也是渾身猛地顫抖!!

因為這個剛剛只怕你早就已经离开这了吧被轟出來砸碎墻壁,此刻滿身是血猶如一條死狗癱在地上的正是沈先生口中的實力最強,手顿时再次被砸飞了出去段最變態的丙二!!

“丙、丙二??!!”

光頭壯漢甲二難以置信的低吼出聲!

青老瞪圓了眼睛●,有些懵了!

錦衣公子也是一臉的楞然。

那頭巾女子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就在此時!

一既然你们无法选择道健碩雄壯,古銅色肌體的高大身影從長廊巨洞的另一邊一步跨了過〒來,伴著飛揚的所以有资格修炼法则之力塵煙,手中隨意捏著一團廢鐵,仿佛一尊魔神降臨!

一雙璀璨冷漠的眸子居高臨下直直的落在那死狗般的丙二身上。

“所以說,為什麽要宝物都被舀走了惹我?”

“活著……不好嗎?”

淡漠無情的聲音從這道跨出巨洞的古銅色肌膚大◇漢口中響起,回蕩在死寂的長廊通道內,卻猶如驚雷沉声开口道般炸響於在場的每一個人的耳邊!

癱在地上的丙二這一刻開始瘋狂的痙攣,瘋狂↘的顫抖,血紅的眸子看著這個古銅色肌膚大漢,其內充滿了無邊的驚恐與絕望而后看着微微苦笑,猶如看到了一個從地獄最深處爬出來的絕世大魔Ψ 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