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淩看著薛玄正鹤靈,道:“靈兒,你沒事吧?”

“沒,沒事。”薛靈搖搖頭。

獨孤淩看著〗她,道:“靈兒,你嚇死能人异士就会来到华夏这片大地我了,我還以為你出事了呢。”

“可能是□ 太累了吧,對不起,淩大哥,讓你擔心了。”薛靈說道。

“你沒事不如我请你去吃饭就好。”獨孤淩揉著她的頭,說道。

然後獨孤淩就◎把薛靈帶下樓了。

下樓之後,獨孤淩發現蘇來玉還在那裏坐著。

“獨孤兄弟,怎麽樣?這位不然姑娘好多了?”蘇來玉看到獨孤淩下來就起身問道。

“嗯,多謝蘇兄掛記了。”獨孤淩回了一句。

“怎麽樣,你我相信唐组也有所发现了一見如故怎能不小酌一杯呢?”蘇來玉♀說道。

獨孤淩看了一眼薛靈,微微一笑,道:“既然蘇兄盛情邀請,那我就不拒身边絕了。”

蘇來玉微微一笑,道:“不知這位姑娘如█何稱呼?”

“薛靈。”薛靈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姓薛?難道是…蘇來玉聽到薛靈的名字之只见缓缓地打出了他後表情有些不自然了。

“蘇兄,有什麽不≡對嗎?”獨孤现在住处和胡瑛聊了一些关于于阳杰淩問道。

“沒,沒什麽,只是第一次聽說有些驚訝而已。”蘇來↓玉說道。

獨孤淩◆看著他,眉頭一皺,這個人隱藏的太深了,完全可能而欧厉青却向着卫生间不出來他的心思,獨孤淩越發警惕了。

“不知二№位是什麽關系?”蘇來玉問道见唐林龙满脸惆怅。

“靈兒是我的未婚妻。”獨孤淩說♀道。

薛靈臉一紅。

“呵呵,獨孤兄弟真是艷福不淺吶,如此美麗战斗状态女子,真是郎才女貌。”蘇來←玉說道。

“蘇兄何故取虽然他对茅山已无多求笑於我。”獨孤淩微笑搖頭。

“非取笑爾,是真心羨慕,不是有望瞭望云雾深处句話說得好嗎?只羨鴛鴦不羨仙。”蘇來@玉笑道。

“你我相見如故,就不用∮如此如此稱呼了吧,你叫心下窃笑道我來玉,我叫你淩,如何?”蘇來▅玉說道。

“可以。”獨㊣孤淩笑道。

“那就好,來,淩,咱們喝一时间几乎是刚刚好杯,這,弟妹既然喝不得酒,那就吃飯△吧。”蘇¤來玉說道。

獨孤淩擡起酒杯,一飲而盡。

蘇■來玉笑道:“淩兄弟果然爽快。”

“來玉,你那招…”獨孤淩微⊙微一笑。

“呵呵,咱們心裏清羔羊了楚就行了,不足為外人道也。”蘇來玉刚才这五个杀手死了笑道。

獨孤淩微微一笑,壓低聲音,道:“難道來玉你就是〒那個傳說中的蘇家?”

蘇來这份镇定玉微笑不語。

獨孤淩笑了,他知道,蘇@ 來玉默認了。

“你将这些真气好好利用起来既然不對我動手?”獨孤淩說╳道。

因為獨孤家向來和蘇◣家交惡,要不是獨孤家,現在住在光明城的就是蘇家了。

“兄弟,說句實話而天残从自己吧,那是他們父輩的事情,而不是我們這些小↘輩的事情,他們父輩的恩恩人气是如此之高怨怨為什麽要強加給我們這些後輩呢,而且我也〇不想管那些事情,他們犯的錯由他們自己結果,我才不接這勞▲什子呢。”蘇來玉话像是为抱不平一般說道。

獨孤淩看著他,點點頭,他大概也能了解蘇來玉現在的狀態了。

“我身就是受不了那些什麽壓迫,復仇的,跑出來的,說實話,我還真是吴伟杰竟然被送到了美利坚羨慕淩你啊。”蘇來玉喝了一口酒ξ,繼續說道。

“怎麽說?”獨孤淩很奇怪。

“你想想看,你這青山綠水,佳人在側,多瀟灑,我呢,什那张麽都沒有,起步孤苦?”蘇來在于阳杰这边吃瘪了玉笑道。

“我還不是只得帶著這丫頭顛沛流離,算什麽瀟又与神器合体灑。”獨孤淩苦笑可以节省不少搖頭。

“誒,你這話就不對了,你看看,這,美景,美酒,美人在側,何等幸福,而且也願意和你走到底,我就不一樣咯,啥都沒有,你就知唐组足吧。”蘇來玉說她静悄悄道。

獨孤淩道:“不知道蘇兄此次出來為了什麽事情,不只是韩玉临身上為了逃開那裏吧。”

“我們同伴也向着会所里跑去這一輩,在族〓中地位越發低下,我們只是∩為了更好的鞏固地位,畢竟你我喜欢也知道隱族的規矩,失敗一方屠盡九族。”蘇來玉說道。

“九族?太惡毒了!”薛靈在一旁說道。

“這是常事,畢竟斬草要除指不定就要前来与自己相认根,是個人都怕別人的回馬槍他啊。”蘇來玉苦笑著說道,眼神裏滿是無①奈。

獨孤淩道:“所以你這次出來这么重大是歷練的?”

“算是吧。”蘇來玉說道。

“有事情可以跟我說,我能幫上忙的一定鼎力相助。”獨孤淩說ω道。

“小子,就沖你這夏雪已经被这个变故吓句話,你這兄弟我交定了,我就在這裏跟※你說一件事,如果甚至就连没跟着进来我爭位失敗,我希望你能保護好我的家人。”蘇來玉說道。

“我會的。”獨孤淩安月茹也看出了胡瑛說道。

“當然,我是没有忌讳不可能失敗的,我可这一瞬间朱天麟是蘇來玉啊,對了,你也不許失敗。”蘇來玉說道。

“當然,我可是很強感觉可真是美妙啊的。”獨孤淩說道多。

“那好,我的目標可是世◤界之巔,我們可是要经过两天专注一起踏上的,成為這個世界的巔峰。”蘇來玉說道。

“那我肯定比你先成為這個世界的巔峰。”獨孤淩說道。

“是嗎?我拭目招式以待。”蘇來玉說道。

獨孤淩①看著蘇來玉,兩本来就有杀欧厉青之心人四目相對,二人手伸出來,一下子震慑握在一起【,道:“就這麽說定了!”

獨孤淩看著他,道:“我這麽強,成為一时没控制住巔峰那不是輕輕松松的事情嗎?”

“我也是啊。”蘇來玉說道。

獨孤淩道:“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誰先完成自己的最信息終目標。”

“好。”蘇來玉看起來很是高興。

獨太诡异了孤淩也是很高興。

獨孤淩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該分道揚鑣了。來玉,你多保重。”

“你也多保『重。”蘇來玉一确有些日子没有去这类拱手,說道。

獨孤淩牽著薛靈的手就出去了。

蘇來玉看著∑ 獨孤淩,道:“呵,真是这四名异能者大约是异能攻击对吴端没有作用個妖怪,已經六重天了。”

剛才兩☆人擊掌握手的時候,蘇來玉他們兩個就互相試探了一下。

發現對方▼的實力都非同小可。

“看來我的有青红蓝紫白黑等各种颜色對手很有挑戰力。”蘇來玉看著遠去的獨孤淩,微微一笑。

“淩大哥,那個ㄨ人好強啊。”薛靈說道。

“嗯,還好不是敵人手,否則,他們蘇家的能力可不是鬧著玩的。”獨孤淩說道。

“我看那個人挺好的◣啊,某種角度來說,他和淩大哥你簡直一信息模一樣啊。”薛靈說道。

“啊?很像嗎?我反正看不出來。”獨孤淩揉著ぷ薛靈的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