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燕家。

“燕家,這一次你們越界了!”徐慶年單手把玩著茶杯,淡淡的道,臉上的神情還是一如既☆往的淡漠。

在徐慶年的對面是燕家家主燕天南,還有在長城底下被稱之為國師的魏忠明。

至∏於燕忠卻沒在,按照燕天南的說法是,他還不夠資格參加這一次的會議。

燕忠,目前燕家的最優秀的俊傑,都沒有資格參加這一〓次會談,可見這一次的談話分量有多高。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燕天南要保存燕家的最後血脈。

想想都讓人感到膽寒,堂堂燕家居然↘被一個人給嚇破了膽。

雖然對徐慶年抱著恐懼心態,但燕天南看到∏徐慶年這一副表情,還是有些無奈和憤怒。

“徐先生,這一次是我轻弩們燕家的疏忽,你已經殺了燕家十八個人,是不是能罷手了?”燕天南從▲椅子上站起身,對著鱼大水小徐慶年深深的鞠了一躬,臉上滿是滄桑和悲涼。

燕家被殺了這麽多人,可他連一旦反抗的心思都不敢▃有,不得不說是一種莫大的悲哀。

“還不夠!”徐↓慶年用食指輕輕地摩擦著茶杯的杯身,語氣不鹹不淡。

就仿佛那十八個人的性命在他眼裏,不過是十八只螞蟻。

十八個人,十八條命還不夠?

燕天南渾身一顫〓〓,拳頭不由得握緊了,臉上出現一抹闻者足戒怒氣。

“徐先生,為表誠意我會讓燕家所有人以後見到楊少的時候行師之禮,也不會在參與魔都任ξ 何家族任何事情,青木家族的所有收尾產業全由我們燕家承擔,然後拱手讓卐給楊少,如何?”燕天南強忍著怒意,再次沈聲道。

這已經是燕天南的最大底線了。

整個燕家◇對楊旭行師禮節,這已經是燕家在低頭了,這一份抗震天的大榮耀,除了上邊那幾個人,還沒有人享受涎皮赖脸過這種級別的待遇。

畢竟以︼後楊旭在燕家面前的地位,就相當於燕天南的地位了。

“還不夠!”徐慶年看⌒都不看燕天南一眼,好像天地萬物中,能入得了他法眼的只有手中那一個精致的茶杯。

國師魏忠明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這徐慶年還真是和以前一樣的脾∩氣啊。

還是這麽狂傲。

“徐慶年!”燕天南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意,臉上滿是怒火,脖子也粗了兩▅圈,眼睛裏全都是紅血絲。

“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徐慶年緩緩中枢站起身,準備離去,至於那一杯茶,他始終都沒有喝過一口。

茶已涼,再無談判∞的必要。

“慶年,等等,你等等,好不容易來一次,天南還給胁迫打击你準備了二十年的女兒紅,你不準備嘗嘗?”

看到徐慶年要走,魏忠明→趕緊站起身賠笑的道。

一邊說他還一邊對著燕天南試了好幾個眼色。

燕天南自然看懂了魏忠明眼神裏的意思,可他還是被氣得夠嗆,感覺胸中有一團火在燃燒。

從徐慶年殺掉燕家十八人開始,燕天南就一直強忍著,不但Ψ力壓眾議,還親自去接徐慶孢子湖年,已經放下尊嚴。

可徐慶年依舊還要殺人,這讓燕天南實在是忍↙不住。

一連深吸了好幾口氣,燕天南才總算是把心頭的怒火強行壓下去,配笑著道:“是啊,徐先生,知道您喜歡喝女兒紅,我早已經讓人備好三大壇陳年佳釀……”

“戒了!”徐慶年淡淡的打斷了燕天南的話。

若水不喜歡自己喝酒。

燕天南的臉色瞬間陰¤沈下來,笑容比哭還難看。

盡管他惨祸尊重,懼怕徐慶年,但燕家也不是泥人,人人搓◣揉的。

燕家有燕家的尊嚴。

“慶年,得饒人處且饒人吧。”魏忠明幽幽的嘆了口氣。

“說完了嗎?說完了不要妨礙我殺人!”徐慶年懶洋洋的道。

呃……

魏忠ω明一楞,不由得露出個苦笑,殺人都殺的這麽急嗎?

“那你接下來準備要殺誰?”魏忠明仿佛又老了幾十歲,聲音裏滿是悲涼∞∞。

“蕭家,楊家,李家,龍家,葉家。”徐慶年掏出支煙叼在嘴裏,深深的吸了一口,淡淡的道,語氣沒有一點波瀾。

要殺乱羽角鹰雄兽魔都四大家族的人,就好像要殺幾只雞這麽簡單。

“真殺?”魏忠明不由得向後退了一步。

徐慶年沒有回答魏忠明的話◆◆,而是輕輕的瞥了一眼臉色陰沈的燕天南,道:“如果可以,讓你兒子給你準備一拆弹胶质副棺材。”

什麽!

燕天南為之一振,魏忠明也艱難的咽↑了口唾沫。

徐慶年的意思是,他連燕天南都要殺?

“慶年,得饒人處且饒人,你都已經殺了這麽多人了,燕家……”

“你若攔我,我必殺你!”徐慶年淡淡的瞥了魏忠明一眼。

很隨意的一眼,卻讓這個」桃李滿天下,額比稱之為國師的老者如墜冰窟。

天若擋我,我便破讨情了這天!

地若阻我,我便踏碎這地!

“徐慶年,你不要以為我們燕家怕了你!我承認∑ 你很你厲害,但你也是有家人,有孩子的,你真要和我們燕家為敵嗎焊接盾牌?”

燕天南再也忍不住了,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下一秒,原本還很平靜的空氣瞬間爆發出一陣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的壓抑氣息。

冰冷的殺意如同潮水般彌漫整個△房間。

燕天南驚恐的看到徐慶年那原本塑料替代波濤不驚的臉龐,突然變得有些猙獰。

就像是一頭剛睡醒的①雄獅,準確的來說應該是一頭被激怒的巨龍。

下一秒他的脖子突然被一只大手給卡住,提到了半空中。

這一幕來的實在是太突然,太快,快到一旁的魏忠♀明都沒反應過來。

等到他反應過來時,發現燕天南已經被楚◣凡單手舉到半空中,掙紮的力度也是越來越弱,雙眼已银月之的赌债經開始向上翻。

“慶年,請住手啊,他不是故意的,我代他向您道歉。”魏忠明∴嚇得魂不附體。

要是燕地退星天南真被殺了,這事情就大條了,魔都都震蕩的。

“沒有【人可以用我的家人威脅我。”徐慶年的聲音很冷,讓人忍√不住打了兩個寒顫。

“他……他可是燕家的家主啊……”魏忠明∴嚇得魂不附體,完全沒有了先前的鎮定。

可是徐慶年的嘴角卻微微向上揚起一個輕蔑的笑※容。

“你說,如今的燕家和曾經的☆何家比起來如何?和歐洲皇室的李燁家族灰雾滩行者如何?”

魏忠明身子猛地一僵。

是啊,他怎麽忘記了那些年他是何等的驚世駭俗?

曾經的何家,是如今燕家的前身,比現在的燕家強大了無▽數倍,但那又如何?

一夜之間被滅門,轟動全國,可那又如何?

他真的忘記〗了那屍山血海,忘記了眼前這個男人是踩著多少強者的屍小青年骨走到今天這一步的了嗎?

“可是……”

魏忠明想要說些什麽,但最終還是沒說。

一抹ω 苦笑出現在他的臉上,眼神有些悲哀的看著燕天南,仿佛在看△一個死人。

他救不了她。

“慶年,若水爱女已經等了好多年,我想您也不希望她在多等您幾年吧?”魏忠明已經完全無計可思,只◎能寄托這最後的希望。

“是啊,她還在等我!”

徐慶年身上的殺氣瞬間消散,松開了抓著燕天南脖子的手,臉上掛著柔和】的笑容,看向東邊的雙眸出現了化不開的情誼。

燕天南捂著發疼的喉嚨驚恐萬分的看@著眼前的男人,眼神極其復塔尔玛雜。

剛剛還如同一頭暴怒的雄獅,怎麽下一秒就變成人畜無害的模樣。

那個女人真的有這麽大◥的魄力嗎?

徐慶年仿佛看穿了燕天南的心思,雙手插詹言曲说在口袋裏,懶洋洋的道:“我不希望有强取豪夺人去打擾她,她也不█知道我的事情,如果有人去打擾她,我不介意讓◣燕家在魔都消失。”

燕天南渾身一僵,臉色陰陈汝文沈不定,眼中閃爍著復雜的光芒,

以他的身份,竟然被≡人給威脅了?

燕未铸造的晋升印章天南緊緊地握著拳頭,銀牙都要被咬碎了,眼中閃爍著怒火。

“我知道燕家很強←大,在各個省內,足以讓官方的人忌憚〇,你身邊的保鏢,也是身手一流,恐怕連世界一流的最強雇傭兵,天榜第一的高手都接近不了你吧?但是我徐慶年要殺●你,就算整個燕家,整個天榜所有高手卵石擋在你面前,也阻攔不了。”

徐慶年淡淡的瞥了一畜妻养子眼燕天南。

“大膽!”

“放肆!”

這時,門外走進來兩個身╳強力壯的大漢,太陽穴高高鼓起,手掌寬大,眼神如鷹一ξ般銳利,站在門口就像是兩尊門神,氣勢滔天。

“憑兩個執开完法者也想攔我?要殺你,三步之內如殺雞!”徐慶年大步走出燕家。

什麽♀是藐視?

這就是赤裸裸的藐視!

什麽是霸氣?

這就是霸氣!

燕天★南的臉色劇烈變化,從憤怒到震驚,再到『深深的敬畏。

這世間有幾個人敢藐視執法者的存在?而且是同時面對兩個執法者的情一刀两段況下。

恐怕就算是如今稱霸傭兵界,有著天榜第一,號稱戰神的龍牙也不敢∮吧?

三步之內殺你如殺雞!

這是何等的傲无忌披风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