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部之主修行多年,遇到過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事情,交過手有些怪異的人也是數不勝數。

但是像眼前這樣,自己對姜雲的攻擊,竟然◣沒有起到絲毫的效果,這實在是超出了他的認知,也讓他是一頭霧水,不明白到底是怎麽回事↓。

而在楞了片刻之後,他ω才陡然回過神來,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感到胸口發悶之色,看著身體已經在漸漸膨脹開來的姜雲道:“你,吞噬掉了我的法則之力?”

姜雲卻是根本不∞再理他,甚至都閉上了看著眼睛。

此時此刻,姜雲也能感覺的到,自己的身體即將卐要炸開了。

他自然明白,這是因為自己吞掉了戰※部之主的法則之力也好所造成的。

有夢淵之中那些本源法則的存在,使得姜雲自身化作法則,如同變↑成了一個黑洞,可鮮血之中甚至夾帶了一些破碎以吸收大量的法則之力。

但是,他只能吸收來自於其他修士的法則之力,不能吸收天地間的法則之⌒力。

而且,這種吸收,也並非是無止境的吸收。

那七百多名」八部天族人的破法之力,已經讓他的承受能力達到了一種飽和。

可是,這種程度的力量,仍然不足以破開他命運之輪上的桎梏。

要是換成其他∑ 人,到了這個時候都肯定轟都要放棄了。

但姜雲卻如何能夠甘心放棄。

更何況,他很清楚,爺爺強行留在自己命⊙運之輪上的那些法則之力,並不會永遠的存△在,很可能馬上就要消失。

這應該就是爺爺知道自退了下去己即將邁入破法境,所以提前送給自己的一份助力。

如果這次自己邁①入破法境失敗,一旦這些源於夢淵的法則之力消失,那自己下次想要再突破到破法境,難度將會千玄不由苦笑更大。

於是,姜雲♀幹脆放手一搏,索性將戰◣部之主的法則之力同樣吞噬到了自己的體內。

戰部之主,作為那仙丹也已經算是還清了我們輪回境強者,又是全力出手,他的∴法則之力之厚重,甚至都超過了那七百多名八部發現果然已經把青藤果朝赤追風丟去天修士的力量之和!

可想而知,如此多的力量 三城主,已經是超過了姜雲身體【的極限,讓他的身體有了爆開來的√危險。

因此,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在自己的身體爆開王恒之前,趕緊打破命運之輪上的桎梏!

“轟轟轟!”

所有的法則之力匯聚⌒ 在一起,就如同是滾涅滾洪流一般,不斷的向著姜雲的命運法則轟然撞擊而去。

戰部之主,看著姜雲那依然在 嗡膨脹的身體,臉上的震驚☆化作了猶豫之色。

雖然這▼個時候,他應該遠離姜雲,不然姜雲身體的爆炸,必然會波及到他。

但是,如果〗他轉身離開的話,那整何林哈哈大笑道個八部天所做的一切,尤其是在姜雲身上所遭遇的損失,可就天仙實力都是前功盡棄了。

更何況,他ω 們要的是活的姜雲。

姜雲死了,對他】們也沒有任何的好處。

無奈之下,戰部之主只能牙關一咬,再次擡起手高層修煉之地來,向著姜雲直抓而去。

然而,也就在這◎時,突然有著“轟隆”一聲巨響響起!

這響聲真正是驚天動地,直震得所有人都是身形一顫,修為弱的,更是被聲音震】倒在地。

自然,這也讓他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雖然眾人如今所力量置身的地方是界縫之中,而界縫根本沒有方位之分。

而且這巨響之◤聲也是仿佛從四面八方響起,但所有人,卻都是下意識的擡起頭來,看向 嗯了自己等人的上方。

一看之下,所有人無不是面色大變。

因為在上方的黑暗虛無之中██,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縫!

這道裂縫足有千丈之寬,而長度更是綿延無盡,哪怕是天尊強者都無法看到它的盡頭之處。

以至於給所有人的感覺ㄨㄨ,這道裂縫,仿佛是貫穿了整個諸天集域的界縫!

諸天集域的親人啊面積,真正是浩瀚無盡,然而現在竟然有一道←能夠將其貫穿的裂縫,這讓眾人都有了種不真實的感覺!

震驚之外,每個人的心裏也多少有著一些恐慌。

因為這道裂縫除了聲音是無比響亮之外,從那裂縫之內,緩緩溢出了一絲絲●淡淡的霧氣!

雖然這霧氣並不多,但是每一絲仙界卻都是散發出難以想象的厚重威壓,如同¤山嶽一般,重重的壓在他們的心中和身上,讓他們連大氣都不敢喘,連身體都無法動彈。

他們不知道這道裂縫代表著什麽,不知道♀裂縫之內是什麽所在,但是隨著這霧氣和威壓的出現,卻是讓他們猛然意識到被砸飛了,是不是有著什麽恐怖的未知存在,即將從這裂縫之中走◥出來。

這一刻,所有人都是如同石化一般,哪怕就連付玲瓏和八部天主等人,也是暫時停下了打對藍月兒開口道鬥,死死的盯著這道裂縫。

八部天主也根本沒有註∮意到,自己的身上,傳訊玉簡無數冤魂在上面哭喊不停的光芒,已經亮起了多次!

“該死!”

與此同時,古氏族㊣地之中,剛剛放下了手中傳訊玉簡的古陽,面色陰沈到了極致!

他剛剛從古氏族長的口中聽說八部天竟然帶著大軍去捉拿姜雲的時候,真的№是被氣瘋了。

因果老人當著十三位大天尊和億萬修士的身上慢慢冒出了一陣陣九彩光芒面說了要罩著姜雲,這才過去了幾天的時間,八部⊙天竟然就敢去抓姜雲。

雖然古陽知實力更加恐怖道,這是因為八部天不清楚巡天域中發生的事情,但是因果老人卻不會管這些。

八部天的〗做法,分明就是沒有將因果老人的』話放在心上,要和因果老人對著幹!

如果激怒了因果你應該知道神訣和仙訣之間老人,以因果老人的身份,倒是不大可能會去找八★部天的麻煩,但必然會來找自己古氏!

因此,古陽當時就想親這些東西自趕往紅塵天尊域,親手將八部天的人全殺了算了。

不過,當他沖出◣族地之後才想起來,就算自己是大天尊,短時間內也不〓可能趕到紅塵天尊域,所以金帝真身和金之力融合急忙傳訊給八部天主。

可八部天主竟然始終沒有回應。

古≡陽沈吟著道:“八部天主,該不會是已經被因果老人給抓住了吧?”

話音落下,古沒想到陽猛然擡頭,看向竟然就這樣緩緩倒了下去了紅塵天尊域的方向,臉上露出了一抹震驚之〇色。

而現在,他雖然沒有看到出現在丹火界外的那道裂縫,但是卻清晰的感覺到了一抹讓他都▲▲要極為忌憚的氣息云兄弟波動。

古陽面色凝重的道:“竟然是……它!”

“在紅塵天尊域的▂方向出現,難道,和姜雲,和八部天,還是說和因果老人有關?”

除了古陽使出了全部實力之外,其他十二位大天尊也同樣都是有所感應。

只是哪怕連@還沒有趕回紅塵天尊域的紅塵大天尊,誰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竟然會讓 鷹三公子它的氣息出現。

“呼呼呼!”

身在那道裂縫之下的所有修士,耳邊忽然又ξ 聽到了一陣陣古怪的聲音,讓他們更是不寒而栗,膽子小的人時候了,都已經渾身顫抖了起來。

對於外界發生的一♀切,姜雲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甚至,他都知道,這道裂縫◇是因為自己而出現的。

因為,當那道裂縫出現的同時銀角電鯊也是很疑惑,自己命運之輪上的那層薄如蟬翼的符文,也同樣被自己打出了一道︼裂痕!

加上了戰部之主的法則之力,總算是讓姜雲可以撼動桎梏了。

而現在,其上的裂痕已經是越來越多,姜雲也在抓》緊時間,做著最後的沖擊。

“轟!”

終於,伴隨著一道只有姜雲自己能夠∩聽到的巨響怎么樣傳來,那層桎梏終於被他完全擊碎。

“哢嚓!”

也就在▃這時,那道不知道有多長的巨大裂縫,忽然還是不敢對付我們向著兩旁,緩緩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