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笛呼嘯而來,載著大佬高猛@ 而去。

許多人還不知,這一日有人踏入∏嘉城,在大天使留下一億現金,整座城換了天。

大天使對面街道,有中年人◆冷眼旁觀。

他面目陰柔,偶爾有人從言無行旁走過,他眸子◢綠芒一閃,路人好似看不到他一樣。

塵埃落定,中年人離開。

一刻鐘後。

他來到八百米外一棟爛尾樓,環顧四周像要尋找什麽,太陽穴卻被一把槍頂住。

“賀五鬼?”

一個面容精悍男子,一手抓望遠鏡、一手握著槍,腳步行走無聲,神情警惕▃詢問。

“章穿揚,把你的槍拿開!”

賀五鬼兩眼一真被罵愣了瞇,眸子綠光閃耀。

“你、你……”

綠光映入眼簾,章穿揚神情一怔,手臂竟不停這一劍使喚,往一邊移動,突然他一咬舌尖,劇痛令ξ 精神一震,槍口猛然移回,重新對準太陽穴,直接扣動扳機。

嗖!

賀五鬼眸子一沈,袖中一柄一寸黑劍電射而出,擊在那就全力一搏槍管之上,鐺的一聲脆響。

啪!

手槍落地,章穿揚飛退十丈,反手在腰間一摸,手中多了一把匕首,橫在胸前、如臨大敵。

“不愧是動亂之地,生死磨煉出的雇傭兵,竟然能擋住我的‘五鬼攝魂’。”

小劍飛回袖子,賀五鬼冷笑:“可惜啊,你第一波一樣嗎出手,終究是失敗了那我們也能參加。

否則,家主也不會讓老夫出手!”

“哼!”

保持三丈距離,章穿揚神情不服:“他行伍背景深厚,車上有反炸彈裝置,炸彈暗算失敗正常。不過今夜我再出手,他必死無疑,絕不會幸免。”

“槍炮一出、必留痕跡,終究落了你這是下成!”

賀五鬼皮笑肉不笑:“還是老夫出手吧,五鬼攝魂、意外事故、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章穿流逝著揚蹙眉:“‘五鬼攝魂’是能將普通人玩弄於股掌之中,但對意誌堅定武人卻大打折扣!”

“嘿嘿!”

賀五鬼桀桀怪笑:“你能擋住五鬼攝如果以后想要本座回海歸城市魂,只因老夫陰神尚未出竅。一入夜,陰神出竅、五鬼攝魂、即便一代武王,也要意亂神迷,更何況他一個氣血平平之輩。”

“陰神出竅!”

章穿揚心頭一凜,卻仍不放棄:“你用你的手段,我用我的槍炮。他死在誰手中,那一億歸誰?”

兩人出手,車馬費一九彩光芒爆閃而起千萬車。

殺掉葉問道,重金獎勵一億!

“各憑本事!”

賀五鬼陰森森一笑:“不過你已出手一次,這次輪到老夫了。老夫若失手,你可以出手。”

“成交!”

章穿一片湖水就朝飛了過來揚拎著一個長方形箱子便走。

賀五鬼聲音遙遙傳了過來皮笑肉不笑跟上去。

一出爛尾樓,賀五鬼眸子綠光一閃,迷¤惑一個司機,載著他們離開蜀城!

車子上了嘉蜀高速,在一處山頭應急車道停下。

兩人下車爬到山頭。

打開長方形箱子,章穿揚取出槍管、紅外夜視瞄準嗡鏡、彈夾、支架、各種部件,飛快組成一把大狙,在槍把纏好布條,不停調整︾位置,架好了大狙,瞄準下方高速!

賀五鬼盤膝而坐、凝神靜氣。

夜幕漸感覺到祖龍佩竟然還在吸收力量之石漸降臨!

兩人好似兩尊殺神,潛伏在山巔之上,只等對手出現,便展現一擊絕殺!

“來了!”

突然,兩人得到信號!

哢嚓!

章穿揚伏在地上,退掉一顆子彈,閉上一只眼睛,眸光銳利的如鷹隼!

“五鬼搬運、陰神出竅!”

手掐指訣、念念有詞,一團光亮自賀五鬼額頭飛出,剎腦子突然發脹了起來那間原地陰風大作!

呼!

陰冷氣息襲來,三丈外章穿揚、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回頭一瞥便、心頭凜然。

嗖!

下一刻,賀五鬼袖中黑劍飛出,光亮鉆入黑〗劍之中,化作一道黑光飛下了山。

而盤膝而坐的賀五鬼,氣息若有看著何林若無,仿佛丟了魂一樣。

大魂師!

陰神出竅!

千裏殺人!

……

夜幕降臨!

霍子∴明留在駐地嘉城。

王撼山驅車、趙武副駕駛,葉問道後排駕駛室後,三人回轉蜀城!

“帝君!”

趙武掛掉電√話:“陳百善死了有一個合歡谷,高猛被抓起來了。嘉城表態,徹查所以在這里修煉火屬性功法可以說是事半功倍大天使、高猛違法行為,重修老年活動中心。”

“你全權處理!”

葉問道直接放權。

即便暗門事務,除非涉及禁地、四脈、諸國、五蓮、閥門、鎮魔世家大事。

一般都有雲老會處理,他只聽匯報結果。

蜀城、弈城、嘉城事務,若非牽扯到大頭,也不會親自前來!

帝者高臥九重天!

一言一行、風起雲湧。

涉及九州億萬蒼生!

尋常事物,自有下面人處理。

“諾!”

趙武應聲頷首、話鋒一轉:“那一億現金怎麽辦,嘉城要派人送回來!”

一個人笑意驚擾了一座城!

即便帝駕返程。

整座城,依舊忐忑不安、如負山嶽。

“我們驚了那座城!”

葉問道微微沈吟:“那一億便留給它吧,建個公益項目、便民設施!”

“諾!”

趙武立刻安排。

“他到底什麽人?”

驅車的王撼山心驚肉跳。

一億!

說送出便送 出。

這是何等大氣魄。

自從白虎軍出現,便知道這年輕人絕非凡俗。

但一路跟隨,才發現看到的,不過冰山一角;看到聽直接朝鮮于天困了過來到越多,越覺得他如北冥之海、深不可測。

對於將要去的地方,也愈發期待。

以至於,平日車接車送、有專職司機的他,主動客串起司機,謙卑的如仆人。

嗖!

因趙武傷勢,車速一直不快〇,王撼山也極為穩妥,但有一道黑光自山上飛來,他神情突然變得呆滯,猛踩油門加速,方向盤直接向右打死。

“你幹什麽?”

趙武大驚失色,立刻去搶方向盤。

車子在∏山路,右側是懸崖,車子這樣加速,沖擊護欄,不是直接找死麽。

可他傷勢未復,王撼出其不意。

哪裏阻攔得住!

砰!

車速飈增,撞爛右公子側護欄,車頭直接變形,所有氣囊彈出,車子沖下懸崖♀。

“哈哈哈!”

高速上,黑劍半空盤旋,陰風陣陣呼嘯,滲人聲音響▲起:“完美的交通事故,誰能想到是他殺!”

“結束了,這一億獎金歸賀五鬼了!”

山頂蓄勢待發、準備補槍的章穿揚,本能要收起大狙,然而紅外夜而后便自己悄然隱匿到人流之中視鏡中。

卻出現了不可思議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