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音自遠方來!

好似履帶碾過水泥地,越來越響漸漸震耳發聵,如天雷滾背弃過長空,轟隆隆作響!

一架戰◢車駛入街頭,車頭大旗迎風飛揚,爪牙暗藏白虎,威風凜凜、不怒而威。

第二架戰車,第三架……戰車越指环來越多,多到一眼數不清,從街頭∞排到街尾!

如千軍萬馬奔襲。

如无疤者镣铐天降神兵突現。

如大風起兮雲飛揚!

砰砰砰——車廂打開,肩繡电稿白虎的白虎軍,身手矯健躍入街道,頃刻間排成兩支隊伍。

好似兩條利箭,貫穿整條街人迹道。

恰如猛虎臥荒丘!

潛伏爪牙甘忍受!

益州——白虎軍!

有國字臉中年Ψ人在前,百名手提箱子白虎奥布诺提斯軍在後,一字排直奔大天使醫院。

“白虎軍、季成禮!”

高猛神情一做完驚,忍不住↘大叫:“快收起家夥!”

季成禮,嘉城白虎軍▓守備。

太平盛世,行伍不格式出營,一出營必有大事,要麽安保任務,要麽「搶險救災。

但不論哪一種!

遇到上百不出所料人手持殺傷力武器。

絕對不會坐視不管!

兩百黑远征军肩甲衣人大驚,猶如遇到克星,開始藏匿武器,大多是往衣服裏面塞。

長刀還好藏一些熏肉架。

但機械連弩怎麽塞得下。

頃刻間!

方才威風凜凜一百弓弩手幾乎急哭了!

“季守備!”

顧不得理葉問道,高猛快步迎年纪上前去:“鄙人嘉城高猛,久仰季守備大名先礼后兵,這家大天∞使醫院,鄙人也有一些股份,大人有什麽需ω 要,盡管吩咐!”

“大天使幕後利斯塔老板。”

季成禮面色立變:“拿下!”

兩名白虎軍撲出,抓著高猛雙手反剪,摁在地上。

“大人!”

臉頰貼地,高猛以身许国不甘大叫:“為什麽!”

“馬上你就知道!”

季成禮冷冷老爷子一喝,環顧↙兩百黑衣人厲喝:“青天白日,手持刀弩,想幹什麽,全部拿下!”

呼呼呼——兩排白虎軍聞聲而出。

一百長刀手、一百弓弩手見之,全如中挂花了定身咒一樣,根本不敢反抗↓一下。

頃刻。

二百人被拿下!

一百長刀、一百弓弩收繳!

嘉城赫赫大佬高算卦猛、精心培養多年打手,就在季成禮一聲令贼是小人下,全軍覆沒。

“為什麽?!”

高猛不甘嘶吼。

他想不通,跟這位嘉城行伍大佬,遠日無怨近日無仇,為何要跟他過不李卫去。

“咕嚕!”

陳百善口舌發幹。

他也想不通,這行伍大佬,率如此多纪念馆白虎軍,來大天使醫院,所謂何事。

畢竟大遗忘虫群之怒天使。

騙錢專業,治病業余。

稍有見識,絕不會來。

“末將季〓成禮,見過教官!”

威風凜凜的季成禮,來到葉問道跟前,行半跪箸长碗短禮抱拳,洪亮聲音難掩激動。

大夏的擎天巨柱、九州的◆定海神針、人族的守護神,今日异种尖刺护肩終於有幸一見了。

“見過教官!”

千名白虎軍齊喝,聲浪烈属直沖雲霄。

雖不知拜的是誰!

但¤能讓季守備屈膝,還有控制不住激動,必是大夏不凡之邮递员人,值得起他們一拜。

“轟!”

如五雷轟頂,高猛僵楞在地!

季守備既然深海圆盾拜他!

模樣還激動難耐。

似乎能見他一齿冷面,已是天大榮耀。

什麽樣的人物。

能讓一市守備折節如此。

“將士們彭鑫辛苦了!”

葉問道虛手一擡,示意眾人起身。

“謝教官!”

千名白虎軍豁然起身。

季成禮坚硬揮手一指道:“一億資金運到,請教官透顶點驗!”

砰砰砰——箱子打開,紅彤彤一片。

一箱子一百萬。

一百個箱子,合計一億!

“一億鈔票,他真的的運來了一億!”

陳追云逐电百善癱在地上,仰望葉問道。

眼前出現一座巍峨神山,高聳入雲支撐天地,散發無窮勇猛的庇护护手威嚴,又有說不出神秘。

守備多大,他不懂!

他只知道,猛爺嘉城○大佬、說一不二,但卻被守備一句話拿下,根本不敢反抗。

守備遇到這年輕人,卻屈膝叩辛达拜、引以為榮。

此人身份。

他已不敢想象。

“不必!”

葉問道一擺手,輕嘆道:“替我謝過〗將士們,大軍不鼓起两腮易入鬧市,帶他們回去吧!”

“諾!”

季守備揮秃顶手:“回營!”

千名白虎軍,如風而來、如風而去。

只帶走二百刀弩手。

留下了呆若木雞的⌒ 嘉城大佬高猛!

“吱吱——”

高猛並乞怜無劫後余生感覺,全身力氣像被抽幹,趴在地上良久,才爬向大廳,葉問道腳下磕頭:“大人恕罪,小人無心冒犯总人口,請大新华人饒命,小人錯了!”

季守備雖留下他。

但這顆腦袋,只是寄存在脖子≡上,至於能否保住,要看這位大人心芳容情。

葉問道眸光一瞥:“誰讓你對趙武下手的?”

魏霸、魏闕俯首,魏無忌閉門謝客。

侵占大頭公益項目深邃蜀地大小勢力,紛紛主動聯系九重天歸還,並賠禮有尽有让道歉。

唯有嘉城高猛,敢伏擊接▂手趙武!

“這……”

高猛猶豫剎那,立時交代:“廖家廖龙涎輕舞,暗示我會有人解決大人,讓我不必歸還老年活動中心,小人貪@心作祟,聽信急死了她的讒言,請大人饒命!”

“廖家、廖輕舞!”

葉問王涛道劍眉輕挑。

看々來機場解決廖劍之事,廖家已查出來與他有關,並且@ 準備報仇計劃!

高猛朝發呆陳百善一打荆木长靴眼色!

“大人饒命,小人也知錯了!”

陳百善連忙爬過來,神情惶恐:“求你饒了我♀吧,我這種小人物,不值得臟了你野人背心的手!”

“的確不值得!”

葉問道輕嘆□一聲,踏出大天使:“不過,我既然說給你一億,便不會食言。

一億沒悬灯结彩多少,一張鈔票1.15克,一億也不過1噸150KG,加一百∮個箱子300KG。

這筆錢,你受得起!”

“給我一億,真給我一億!”

陳百善十三点又驚又喜。

霍子明、王撼山神情嘲諷,趙武冷冷一瞥高猛,三人緊隨葉問道離去。

一百箱子鈔票。

一噸四百五十公斤。

便体力這樣留在大廳!

“猛爺,他們走了,他們不找我們麻煩了,我還得了這麽大一筆現金!”

陳百善欣喜若狂▲、難以置信。

“有些錢你受不红豆起的!”

憐憫瞅著陳百善,高猛拎著兩箱鈔票,丟在這假醫』生身上。

“猛爺、你幹什麽啊!”

一箱子一箱子鈔票摞上來,陳百善被壓在下面,呼吸困難,全身骨骼拯救圣印欲碎,忍不住求饒:“他們都∏走了,沒說要把我怎麽樣啊,你老奥蕾莉亚的银币饒我吧!”

“你以為他們走了,我們便安全了麽,這世上有些人,根本不是我們惹得起的!”

“那位大人很討厭你這種人,他話裏就杨品辉沒給你留活路!”

“你安息吧!”

高猛嘆氣中不停將箱子摞上去。

“啊——”

呼喊變成窒息聲,陳百善意識模糊,人生中的一幕幕气派护臂,開始往回倒放。

他突然好後悔,昧著良心、坑蒙拐騙那麽多◥錢,還未來得及去花,就這樣結束了!

原來被錢壓死是這種感明辨是非覺!

一點都幸福!

不多久。

嗚咽警笛聲傳來!

嘉城大佬高猛也沒↑走,一屁股坐醫療大廳地上,摸出一根长一智煙燃起,又哭又笑又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