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

葉問先写道直奔二樓。

“先生!”

美女護士不依不撓:“看病需要先掛號、預約,否則我們這裏不會接待你的!”

“是嗎!”

葉問道眸光一瞥,恍若利箭。

“啊!”

美女護士怔在原地,等到葉問道離去,煞白俏臉才恢復血色,掏出對講機:“有人去三樓了,好像不是看病的,眼神十分嚇人,像是找麻煩的!”

大天使醫ぷ院,立身不正,平日醫患糾紛極多,工作人員早已積累豐富經驗。

醫院是棟老舊七層大樓改造。

住院部在六别客气樓,但整層樓十分冷清,只有極少數病人,不像公立√醫院、人滿為患!

最末尾陳舊病房。

葉問道推門而入,面冰如冷。

趙武昏迷不醒,面色◤蒼白如紙、渾身血跡斑斑,斷裂四肢水腫,將衣袖撐大搜的緊梆梆。

“這是什麽醫院!”

葉問道眸光冷厲如刀。

趙武■四肢俱斷,理意见應立刻手術,開刀放出淤血、積液,然後接駁筋骨。

但這家大天使醫〗院,卻什麽也沒做,就這樣丟在病房裏,絲毫不顧及死活。

一個大武師,竟然活活疼暈過去。

“我是大天五号桥使醫院院△長陳百善?”

一白大褂、金絲眼鏡、儒雅男子推門而入,身後跟著四個手持飞儿橡膠棒保安:“你跟病人什麽關系?”

四個保安堵◎住住門,似乎怕葉問道逃跑一樣。

葉問道回頭蹙眉:“為什麽不給他手術?”

“手術!”

陳百善冷哼:“沒人¤給他繳費,若進行了手術,最後@請醫生費用,誰來買單!”

大天使醫院,主打男科這種難言之隱,沒有進行開刀手術醫生,一般◥真有類似手術,都是高薪從外院臨時聘水象伤害請!

葉問道蹙眉:“人命關天!”

“人命!”

陳百善神情嘲諷:“我們是醫█院,不是慈善機構。有錢進來看病,沒錢早死早超生!”

“……罷了!”

葉問道沈默閉眼,抱起趙武便走。

冷血無情≡雖可惡。

受道世人德譴責!

但從律法角度來講,未觸犯國法!

暗門帝←君修德,即便厭惡一個人,若他未觸》犯國法、暗門戒律,也不會動他分毫。

此暗举隅門立身之本。

“站住!”

陳百善卻伸手一欄,掏出№一張單據道:“想走也可以,把這賬單付了!”

“什麽!”

一瞥賬單——十二萬三千八,葉問道神情冷厲:“你們不是沒進行手╳術麽!”

即便進行手術,接駁筋骨手術,在嘉城這種四線城刷纯阳塔市,也用不到十二萬。

不管病人傷勢,要走還獅子大開♂口敲詐。

簡直喪心病狂!

“雖沒做手術!”

陳百善仰頭道:“但他受★傷這麽重,若沒有我們護理,給他註入進口『藥物,他早已經死了,豈能撐煞气到現在。這筆錢,你必須交,否則你走不了。”

“哈哈哈!”

葉問道仰首冷笑。

早聽聞閩人私立醫院,並非救死扶傷,而是借行醫之名,坑蒙恐嚇患者∑,喪心病狂斂財。

偏偏還〓恬不知恥,掛大天使、歐亞、博愛、仁和、瑪利亞這些仁慈名頭。

今日一見。

有過之而無不及。

“你笑什麽!”

笑聲極度壓抑,好似一座火山要爆發,陳百善心驚肉跳,忍不住面色一變。

“我笑你要的太少了!”

葉問道似笑非北部玄武笑道:“十二萬三千八能幹什麽,你何不多要一點,我也好讓人送錢來!”

“多要一點!”

金絲眼鏡男一臉时间已经嘲諷道:“我要一個億,你有麽!”

“好!”

葉問道一口應下,摸出手〒機道:“破甲,我在嘉城大天使醫院,以最快速度送來一億現金過來,我要替趙武付醫療賬單!”

“我要ξ 大夏貨幣,不是安南盾!”

陳百善卐嗤之以鼻,根本不相信,葉問道晴空大人一個電話,能調到一億現金,轉身離開:“看好他,不拿※出一個億,就讓他付過賬單,再爬出大天使醫院!”

“是,陳院長!”

四個保安兇神惡煞點頭。

嗖——也不管四人,葉問道將趙武放在床上,四條奪命血線飛∏出,沒入四肢斷裂處。

“魔術?”

四個安保面珠啼冷易销面相覷。

神奇一幕發生了!

四肢水腫以肉Ψ 眼可見消腫,創傷處淤血、積液,好似被奪命血線抽取出來!

趙武四肢外表如常人!

葉問道收回奪命血線,手指在斷裂四肢揉捏。

再高明的醫生,對於人體↓構造、氣血運行、精氣神轉換,也不及他百分之一。

哢、哢——好似骨骼對接聲,自四∞肢斷裂處響起,昏迷不醒的趙武,竟然悠悠醒來了。

……

“誰這俺的衣服麽不開眼,竟ζ 敢勒索帝君!”

蜀城白虎營,柳破【甲掛掉電話,換上內部專線,聯系嘉城白虎新农村建设办公室軍,去銀行提取現金。

下一刻,嘉城風起雲◇湧!

白虎軍出營。

各大銀行,接到九五至尊卡提現要求,立時清點庫存現金,匯聚一︽億現金。

白虎營負責押送,直奔大天使〖醫院。

行伍、銀行大動靜,也驚動了九仪神御阵嘉城府衙,不過多方打聽,所獲消息一∩鱗半爪只知道,有尊九州馳名的大人物,在嘉城遭到了勒索,所以提現一億應急!

九州馳名的大人物,在▅嘉城遭到勒索!

嘉城府衙火冒三丈!

誰在作死!

一時間!

黑雲壓城城欲摧!

風雨对泣春天类楚囚欲來的壓抑氣氛,籠罩了整座嘉城!

……

“隨口一喝、大廳便爛成這樣?”

暗夜獵人,高猛環顧四周①,好似颶風肆虐大廳,眸光銳利如鷹隼,神情卻是質疑。

成年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

大廳爛成這個樣子,若說放一枚♀炸彈,有這種破壞效果,他不會有絲毫懷疑。

但說有人隨口一喝,造成這種※破壞!

打死他,也不相信。

“……”

郭虎、二十保安面面相覷。

若非親眼所見,他們也很難相信;剛才↙發生一切,就像一場夢一樣!

至今還【有種虛幻感!

甚至自己都懷疑,這滿目空得狼藉的大廳,真是年輕人隨口一喝,不是其他手段麽。

畢竟當¤時被震懵了,大腦一片空白受邀请。

清醒過來。

大廳就成了這樣!

“以老子看,你們是被什麽,迷了心竅◤了!老子不信,王大師會背叛我!”

高猛冷冷一喝■,眸子殺機蜂擁、拂袖而去。

王撼山,花費二十年、上千萬金錢,傾心結交的好ω友兼打手,兩人算過命交情。

豈會因那小子三言兩語而背叛!

那小子一定有什麽邪門手段!

不過他①也不怕,兩百人手有遠程殺傷武器,根本不用近身,便能幹掉那小子。

高猛药方鉆入車子,立時二百人手、三十輛◆車子似一條黑龍,直奔大天使醫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