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到脖颈后面這裏,屋裏眾人一時都有些沈默◤。此時小六又找了幾位太醫過來,給白一弦檢查了之後,都表示自己無能这蛟龙内丹罡不知道能不能用来炼进来...心里吓了一跳為力。

不過畢竟是太醫,倒是提出了幾個法子,說是可以試◣一試。但方法一說眼前出來,卻被柳天賜給拒絕了。

因為白一弦如今體內ㄨ的情況十分復雜,這些太醫們提供的法子,他們自己本身都沒≡什麽把握,只是說試时候他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一試,或許有可能。

柳天賜聽了那幾個方法之後就直接決絕了。這些方法〇必然不會成功,只會將白一时候可别指望我救你弦體內的情況弄的更糟。

白一弦如今的情況,毒素雖然還在蔓延,但卻很是緩慢,用這些太醫的法子,一個吼——转眼间不小心,說不定毒素還會爆發的更加猛烈,那豈不是糟了麽。

有的太醫還不服氣,說什麽不試試怎人麽知道,還說什麽他們提供的方法都是很溫和的,即使不管用,但也絕對不會將事♀情弄的更糟。

試試?自己都沒把握的事,試壞了誰負責?他們這是要拿白一弦當試驗品啊,氣的柳天賜和言風想打人。

慕容楚揮揮手,將一眾太醫打發走了。

可太醫是走了,接下來又該仿佛被摄住了魂魄一般如何?

太醫≡無能為力,柳天賜也說自己救不了,難道就讓他二叔們眼睜睜的看著白一弦死去嗎?

言風問道:“柳少主,不知可太阳有什麽方法,能救我們公子嗎?不管多難,我都會做到。”

言風此時心中也是有些絕望,他頭一次有些迫切的希是来找事望,戲折子裏面,那些說書人說的什麽絕嶺峭壁,長有奇花異草,可解百毒,或者是起死回生之類的東西是真的。。

以前當做笑話不肯相信的東西,他如今倒是希望是真的,希望能從柳天賜的口中說出,確有此物。

那麽,不管多麽艱險,哪怕付控冰异能者心里在疑惑出性命,他也一定會將東西找來,好解救白一弦的性命。

柳天賜說道:“除非找到絕命毒姬,或者是美醫仙杜而且现在心里突然很是烦躁雲夢來試試,說不定還有可能。

可這兩人都是行蹤飄忽,居無定所,念月嬋,江湖上根本無『人知道她到底在什麽地方。

杜雲心腹突然刹车夢以前還比較容易找到,現如今也是不知所蹤,如今停在了他们面前情況這麽緊急,又該去哪裏尋找?”

柳天︽賜不知道的是,白一弦體內,不止三種毒。他以為只要找來兩人其中之一,就能為白一弦解毒。

可實際上,念月嬋之前就已經知道白一弦體內的情況了,她們兩個地缺还在后面追了他一段路人,無論找了哪一個來,都不可能給白一弦解毒。

除非把她們兩人同時找來,而且由兩人一起当然了出手,方有可能。可這兩人复眼水火不容,這件事,實在是非常難辦。

而柳天賜之前推斷的那些,只推斷出了一半。

如夢就目光冷冷是杜雲夢,而杜雲夢和念月嬋的關系不和這件事,江湖人並無人知曉。

當時白一弦中了七日冰心,恰好被柳天賜碰到。柳天賜回去之後恰逢了欠自己一個人情的杜雲夢,於是便想讓她幫忙去給白一弦看看。

杜雲夢從柳天賜的口中得知,白一弦中的是簡化版的七日冰心,以此斷定白一弦和念月嬋說不定有關系。

於是她派了◆妞妞,給白一弦送了一個藥丸,名義是是暫時壓一闪过攻击制毒發,實際上卻是一顆毒丸。

這毒丸能暫時抑制住白一弦體內的毒性,但實際上,會在下一次毒⌒發的時候,直接引爆七日冰心的毒性,使得白张华俊深刻一弦直接身亡。

後來,白一弦被三皇子的人抓走,巧遇杜雲面色没有狞狰夢。

杜雲夢不知為何,突然改變㊣ 了主意,不想讓白一弦死的那麽快了。她和三皇子的人演了一出戲,假裝救了白一弦。

兩人療傷的時候,杜雲夢給白一弦的那盒金瘡藥,可不僅僅哼是簡單的金瘡藥,裏面可是加了東西的。

這一次,她是親自出手,確保了白一弦體內的毒不會那麽①快的發作,讓他短時間內不會有事。

但就如念月嬋所内心却是异常說,杜雲夢給白一弦下的毒,雖然暫時壓制了七日冰心的毒發,但卻在滋養壯大却难以达到那种恐怖著七日冰心。

七日冰心一旦壯大到一定的程度,一旦毒發,白一弦必死無疑。而若是一旦解了七日冰心的毒,那杜雲夢下的毒,也會立即發作,白一弦同樣必死無疑。

柳天賜只看出了兩種毒素相輔相成,所以誤〖以為,是這兩種毒素互相壓制,在白一弦的體內達到了一種平衡。

實際上,他卻这些人都是没有搭理沒有看出,第∩二種毒藥,更加難纏,而且一直在滋養壯大著七日冰心。

也就是說,就算∑ 不中第三種毒,白一弦早晚也會毒發身亡。

後來念月嬋出手,給了白一弦一個☆藥丸,白一弦為了哄她開心吃了下去,念月嬋當時正在砰——生氣,所以騙他,說給他吃的是毒伤害几乎忽略不计藥,還曾讓白一弦郁悶了好久。

實際上他不知道,那是念月嬋在幫他。

白一弦體內的毒,不能輕易解,但又會ω 隨時毒發,念月嬋給他吃的,確實是毒藥。

但這枚毒藥,才是真正抑制住兩種毒素,讓白一弦體內暫時達到平衡,不至於會隨時身亡的真正原因。

後來白一弦被五皇子他們設計,要給他栽贓一個淫亂宮廷的罪名,當時還曾吸入過不少的迷藥。

迷【藥雖然算不得毒藥,但也不是什麽好東西。由於吸入的量比較大,所以白一弦體內的平衡」便達到了臨界點。

那時候,說實在的,白一弦還真是挺危險的。要是他在那有迷藥的屋裏呆的時間再長一些,恐怕那平衡都會打破了。

後來為了幫慕容楚吸一毒,吸出來的毒素殘留便進入了白一弦的體內,徹底打破了其體▆內的平衡。

可以說,從白一弦幫慕容楚吸一毒,就已經註定了他這一次的毒發。

這才是事情的全部經過,柳天賜只看出了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也就是說,白一弦體內真正的情況,比柳天賜所知道的,還要糟糕一些。

但不管如何,白一弦這次是真的危險了。他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而柳天賜和太醫都沒有任何辦法。

他們又找不到念月嬋和杜雲夢,即使找到,也無法將她們兩人全都請來讓◆她們和平的合作。

畢竟,解毒這種事眼神猛,不能強迫。

念月嬋和杜雲夢之間水火不容,她們若不是真心實意的合作為白一弦解毒,一旦兩個人在同時解毒的過¤程中,有一人感觉到震天神吹所带来反悔,或者是表情上竟然带着几分忧虑破壞,白一弦就必死無疑。

當然了,此刻眾人還卐不知道這些,只以為請來杜雲夢或者念月嬋其中的一個便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