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我先看看。”柳天賜也皺著眉,深吸一口氣之後,一邊運◆功至食指、中指和無名指上,以抵抗那股冰寒之氣,一邊將手指搭在了白一弦的手腕上。

幾人緊張的盯著他※,結果卻發現,柳天︾賜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

許久之後,柳天賜將手拿開,輕輕搖頭,說道:“暫時不要動他,也不要將他放在熱水裏了」。

他如今雖然昏迷,但他現在的這個狀態,反而抑制了毒素的蔓延,使得他還能堅持∑ 一段時間。

若是破壞了他如今的這種狀態,說不定反而還會更█糟一些。”這就相當於毒藥爆發過後,暫時進入了时间平緩期一般。

言風聞言,不由慶幸自己沒有自作主張將白一弦放△熱水裏。

慕容楚問道:“白一弦這次的毒發,為什麽會如此猛烈?是不是〖因為數月未發作,所以毒素累積的緣故?”

言風←補上一句:“公子可還有救?柳少主你能否救得了他?”

柳天賜搖搖頭:“我救不了。一種七日冰心我都救不【了,更何況,不止一種。”

救不了,救不了……言風和慕容楚聞你办事真是让我失望啊言,一顆心頓時沈到了谷底,尤其是言風,竟是呆楞在∴那,完全失了章法。

以他如今這樣的狀態,很有可能現在有人拿刀來殺他,他都反應不過來。他現在滿腦子裏都是√柳天賜說的三個字:救不了。

還是慕容楚率先反應過來,問道:“你方才說,白兄體內還有其它毒在?”

柳天賜點頭說道:“我剛※才發現,白兄的體內,如今並不只有一種毒素存在。”

言風此時也反應過來,和慕容楚一樣又被這句話給震驚了:“不止一種?”

柳天賜面容沈重:“對,起碼三種。”

慕容■楚看向言風:“怎麽回事?除了七日冰心,白兄還中了什麽毒?”

言風心中也十分自責,因為他根本不知道白一弦到①底什麽時候又中了別的毒。

其實也不怪言風,毒這種東启蒙书网西,有的是無色無味的,他又不懂毒術,這東西下在飯菜裏也是防不】勝防的。

更何況,這是毒術跟念月嬋不分上下的杜雲夢所下的,言風察覺不到也是自然的。

就連白◎一弦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又中了毒,還是上次見念月嬋的時候,才從她口中得知,杜雲夢給自己下了毒。

而當時白一弦怕言風等人擔心,所以並未〗將此事告訴他。

言風搖頭說道:“我也不清楚,柳少主可能看出,公々子所中都是什麽毒嗎?”

柳天賜想了想,又再次給白一弦試了一下脈。

最後說道:“什麽毒我不清楚,不過根據我的推斷,七日冰心,是最開始中的一種毒。

第二種毒的毒性■,也極為的猛烈,按理說,依照這種毒的毒性,白一弦該在中毒的第一時間就毒發身亡才對。

只是,這七日冰ㄨ心,卻跟這第二種毒相互壓制住了。”

他轉頭看向言風,繼續說道:“你先前巨人直接化为粉碎不是說,白兄的毒,已經數月都未曾發作過了嗎?就是因〇為這個原因。

兩種毒素互相壓制,所以,白兄既沒有直接身亡,這一段時間,也沒→有再毒發。因為他體內的毒,達到了一種平衡。”

言風一驚,說道:“七日冰心只發作過兩次,從那之後就未曾發↓作,若是因為這第二種毒的緣故,那豈不是說▲,公子在那時候,就已經中毒了?”

柳天賜點了點頭,說道:“應該是這♀樣。”

言風說道:“妞妞?當時柳少主說找了美醫仙杜雲夢來給公子解毒,杜雲夢沒因此才会继续参与争夺有來,卻來了一個小◥女孩妞妞,拿著一顆藥丸。

她說是柳少主找來幫♀公子解毒的,當時又公子正好毒發,未曾多想便吃了下去。給公子吃了那藥丸之後,公子就∮解除了痛苦。

而且從要么就是没仙甲那之後就未曾發作過了。莫非,那根本不是什麽解毒丸,而是ㄨ劇毒之物?”

柳天賜皺眉說道:“那小∮女孩到底是誰,給白兄吃的是什麽,我也不知道,從那之後我也沒有再遇到過美醫仙杜雲夢,所以也未能及時詢問當時的◥情況,以及她為何沒去。”

言風壓下心中的不安,說道:“這些以後再說自此杀阵一出,方才你說,公子體內還⊙有一種毒?一共三種?那這第三種是什麽情況?”

柳天賜說╱道:“這第三種,便是他此次毒發的關鍵。

方才我說過,白兄體內的兩種劇毒之物相互壓制,暫時達到了』一種平衡,按理只要不出意外,它們有可能會一直處於相互壓制之中。

如此一來,白兄雖然身中而这里兩種劇毒,卻很@ 有可能一直都不會毒發了。

就是這第∏三種毒,破壞了這個平衡。”

說到這裏的時候,他有些責備的看了言風一眼,畢竟▽身為白一弦的護衛,本身武功又奇高,但白一弦接二連三的小唯顿时大喊中毒,言風卻絲毫不知,這有些說不≡過去。

可他不知道的是,這∑件事實在怨不得言風。白一弦中第一種毒的時候,還不認識言風。第二種毒的情況比較復雜,中第三種毒的▲時候,言風也正在生死關頭。

他當時正用自己的生命來保護白一弦的安全,可以說,他真的竭盡了全力。

柳天賜▂嘆了一口氣,看了看床上的白一弦,接著說道:“若不出↓我所料,白一弦這第三種毒,是在近期中的,應該不出一個月。

這第三中毒々不是什麽劇烈的毒藥,他中的量也不算很多。但即使量不多,卻也足以打亂他體內的平◥衡。”

慕容楚的臉色一變,突然說道:“我☉知道他中的最後一種毒是什麽時候。”

他看著柳天賜和言風:“就是在我們去江湖上解決天下盟,你離開之後,我們遭到了伏◆擊,言風和小六拼命擋住了那些殺手,使得我和白兄順利逃走。

可惜後來再次遇到了埋伏,我便在那時︼候受傷,中了毒。白兄不會解毒,但他為了⌒救我,便用口將我中的毒給吸了出來。”

柳天賜驚訝道:“用口吸一毒?即使∩吐出來,但也會有殘实力余的毒素進入吸一毒者的體內。看來這第三種毒應該就是這時候中的無疑了。”

慕容楚神两股不一样色極為復雜,他並◢未想到,原來白一弦是因為救他,所以才毒★發陷入了這次危機。

雖然白一弦以前就中了兩種毒,與他無關,可若不是為了救他,白一弦就不會中這第三種ζ毒。

那麽白一弦體內的兩種毒就會老老實實的待在他的體內不會發作,那麽他就會好好的,也不會有生命危險。

慕容楚心中說不清是什麽滋味,說到底,還是因為♀他。白一弦明知道自己中了毒,卻還是義無反顧的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