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太陽雖然還未落山,但那個黑點已經變成黑線,開始慢慢的往上蔓延了起來。

若是等到太陽真的圣器落下,恐怕就會徹底爆發。

而且,這一次發▂作,想必會極為猛烈。因為七日冰心向來都是太陽落山之後才會開始發作。

而這一次,白一弦可是在中午太一個七級仙帝加上神器陽最好,溫度最高的時候,就開始感覺到々了寒冷。

只不過是因為不由哈哈大笑了起來這七日冰心的毒已經數月沒有發作過了,所以他一時也忘了這麽回事。

加上這一次◥是中午就開始覺得冷的,與七日冰心要太陽落山之後才開始發作的癥狀不同,所以他們才沒袁一剛雙目通紅有第一時間想到是毒發。

白一弦看到那條黑線的時候,心中一沈。

因為他記◥得念月嬋說過的話,七日冰心之所以數月未發作,是因為杜雲夢也在他身上下了毒氣息竟然令人膽寒,暫時壓制住了毒性。

但若是一旦再開始發︼作,很有可能會有生命之危。

自己要死了嗎?

白一弦一時間不知道是那直接打碎它不就知道是什么東西了什麽心情,皇帝已經定好了黃道吉日,他再過不久就能迎娶止溪了。

許久未發作√的毒,卻偏偏在這時家伙再說候發作了。莫非是他沒有那個福氣迎娶止溪嗎?

可若是他註◢定了要死,那麽沒有娶止溪,也算云團漩渦是一件好事,她日後還可以嫁給別人,嫁個╳好人家。

白一弦以為自己是怕死的。可面對ξ自己即將毒發,說不定狂妄會就此身亡這件事,不知道為什麽,他卻並沒有什麽害怕的感覺。

只是雖然不害怕,心中卻還是有許多遺憾而擁有圖神的。

言風臉色難看,咬著牙也不說∏話,只是帶著白一弦便往外走,可誰知白一弦一站起來,便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他這才那盤膝而坐驚覺,自己的頭也開始越發昏沈的厲害了起來。

言風急忙扶↘住了白一弦,他的心中一根根碧綠色長竹出現在二長老身后也是一驚,白一弦的身上冰寒的厲害。

白一弦勉強往門而后輕聲開口道口走了幾步,就再也堅∑持不住了。剛才的時「候除了冷,還覺得好好的,沒想到兩大仙帝同時被轟飛了出來這麽短短的時間,竟然都已經虛弱到隨時要暈倒一般。

溫度越低,發←作的越快。

言風幹脆打橫抱起白一弦便往外沖,府通靈大仙還是不適合暴露身份裏的師爺、經承等那兩個金仙應該就是兩家人見到言風懷中虛弱的白一弦,急忙要去尋找↑府醫,可言風已經直接帶著白一弦離開了衙門。

言風要帶白一弦回府,然後找慕容楚請太醫來為白點了點頭一弦診治。普通的大夫,根本看不了白一弦的毒,只會耽誤時∞間。

言風別看表那如果等他突破到仙帝之境面上鎮定,但此刻心中也是十分慌亂。

他就算☆不懂毒術,也久經江湖,知道白一弦的毒數月』不發作,一旦開始爆發,這意味臉上頓時出現了一絲凝重著什麽。

尤其此刻毒素發作的如此猛烈快速。

言風以往不管遇到什麽事情,就那綠色石頭之中算再危險的時刻,面對死亡,他都未曾慌亂,未曾怕過。

可如今,他的心一瞬之間慌了,亂了,也怕了。

白一弦在言風的懷中⌒,已經冷到連話都說不出來,最後勉強虛弱的吐出幾個字:“不要回府……”只到底是什么功法來得及說完這四個字,他便昏迷了過去。

這是他自中毒之後,毒發時第一次昏迷。顯然,這毒素爆發的越發猛一身征戰無數烈了起來。

不要回府?言風的腳步略微的千仞峰就是不對我們下手都不可能一頓。公子不讓回府?為何?應該是怕蘇姑娘看到後擔心。

可不回府,又能去哪裏?客棧?不行!

以往言風都是跟在白看來你終于決定全力出手了嗎一弦的身邊,萬事都是白一弦做主,他聽命行事,如今白一弦昏迷,他只能自己做主。

可他不能耽誤太久,言風ζ 馬上有了主意,打算直接去找慕容楚。

慕容楚如【今住在皇宮之中,可他之前的府邸還在,只能隨后冷哼一聲先去那裏,然後想辦法去皇宮找慕容楚了。

言風∴很快拿定主意,直接帶著白一弦去了慕容楚之前族長宮外的府邸。

不過幸運的是,慕容楚此時恰在府中看著王恒和董海濤。

言風看到慕容楚,差點落淚:“求太子殿下救救我家公卐子。”

慕容楚見到言風懷中昏迷的白一弦也是驚住,急忙讓小六拿了自十級仙帝己的腰牌,命他去請太醫。

言風急ㄨ忙說道:“要請懂毒的太醫。”

中毒?小六微一涅點頭,快速離開。

慕容楚命人準進我備了房間,言風也來不及客氣,直接說道:“多準備棉被,熱水,還有炭■火盆。”

慕容楚急強大防御忙讓人按照言風的話去準備,同時問道:“是新毒還是舊毒?”

言風說道:“舊毒發作。”

對於白一弦中毒這件事,慕容楚是知道一些的。之前不化為了一個十米巨大久才聽白一弦說過這件事,怎麽這麽快就毒發了?

慕ω 容楚問道:“怎麽回事?不是說,很穩定,已經很久都沒有毒發過了嗎?”

言風小】心翼翼的將白一弦放在床上,一邊往他身上蓋被在日后絕對能夠成為名震仙界子,將炭火盆移動到床前,一邊說道:“是,數月不曾發作了。”

“這次怎麽會突然發○作呢?”慕容楚頓時一臉震驚皺著眉,心中也是十分擔心:“你為何要給他蓋那麽多床聲音在整個仙府中響起被子,還有這︾些炭火盆,會不會太熱〗了?”

他雖然聽白一弦說過中毒的事,但具體情況龍魂龍魄在溝通並不清楚,見如今白一弦昏迷,言風一個勁々的給他蓋被子,拿炭盆取暖,有些不解。

因為但以如今即使冬天,也不需要蓋震驚這麽多層啊。

言風說道:“公▆子中的是七日冰心,毒發的時候會害冷。”

慕容楚■靠近白一弦,頓時一驚,他看著這三級仙帝冷然一笑靠近白一弦,只覺得一陣刺骨的寒氣襲來,就如同在冬天靠近一塊冰塊一般ㄨ。

即使蓋了無數床被子,加了那麽多炭三皇火盆,但卻依然沒什麽用。

那種冷,不是外在,而是由內往←外散發。

慕容楚心中更擔心了,如此冰寒的〇寒氣,人體能受得紫色光芒之外了嗎?

言風咬著牙,眉頭緊皺,焦急的等著太醫的到來。慕容楚不→問話,他便一大帝句話不說。

白一弦以往的時候毒發,全身冰↓寒至骨子裏,而且還會伴隨劇痛,需要放進熱▲水之中不斷的加熱取暖才行。

這次不一樣,他昏迷了,不會說冷,也不沒錯會說疼。

可他昏迷了,這代表♀比以前都更加嚴重啊。

言風甚至不知道咆哮,自己到底該不該如以往那般將他放在熱水中,幫他取暖。可隨后哈哈笑道讓他幹等著什麽都不做,這對他來說簡直太煎熬◥了。

柳天賜,對,柳天賜來了京城。言風急忙轉頭♀,急切的問身上黑光爆閃道:“太子殿下,可知道柳天賜在什麽地方?可還在∮京城?”

慕容楚說道:“柳天賜?今天他還入宮過,應該還未離開。”

言風急忙※說道:“不知太子殿下可知道柳少主在什麽地方?公子第一次毒發的時候,柳少絕對不是土靈石那么簡單主就在,當時曾經幫過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