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消逝

人生是很漫长的吧,终于活到厌烦

这漫长的一生,我们会遇到怎样的考验呢?

疾病能不能使我们向命运低头?离别会不会让我们伤情?死亡会不会让我们屈服?

每一天,迈出的脚步,会不会遇到别样的转角,让我们从日常的平庸中剥离,再也无法回头?

下一个步履,会带我们走向神往的巅峰、心绪癫狂,还是兀然跌入深渊、乱入绝望?

我们无法洞悉它,一任它挟裹着身躯前往。滚滚红尘,醉死梦生,该如何逃离,如何放弃自我,踽踽独行?

日常的消磨,更甚于死亡

从上班到下班,从欢恋到争拌,从鸡毛蒜皮,到怒气千里,……吃饭,走路,睡睡醒醒,穿衣打扮,忙里偷闲。反反复复,像齿轮转动不止,消磨不止。

很容易就忘了,我们从前做过的梦,许过的愿,爱过的人,以及想去的地方,还有等待着我们的死亡。

这是悲是喜,是堕落还是救赎。

到最后,我们终于活到了不怕死的年龄,却开始对人世不抱希望,生不如死。

从镜子里看进瞳孔,还是记忆中的自己吗?日复一日中,浑然忘了当初的模样。

呵呵……

我们没病,却渐入膏肓

寒冷、饥渴,肌肤如蚁行般蚀疼。

这个世界的温度,在心绪全无防备、枯冷寂灭时来得更加真切。仿佛之前几十载的寒暑全如梦幻,都不如此刻般难以忍耐,却又令人安之若素。

我们如失去了最可亲的人般,失去了自己,那么突然的,这样缓慢。

从没想过,自身的心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在一瞬间死去,平静而冷酷地让人称奇。

难道这就是人生?或者已近开悟?

我们会失去很多人,却不一定能参加自己的葬礼

逐渐地,我了解到痛苦和死亡的更多形式,关于他人,以及幻想中的自己。

痛不欲生的时候,也不致立即死去,反而在平静下来的某一个瞬间,忽然发觉,原来自己可能早已不在这个世界。

窗外阳光明媚,鸟雀鸣啭,嫩叶萌发。各种蚁虫开始在林萌里悸动。

而我,忽然开始以一个亡去者的姿态,俯视周遭的动静。从未如何静谧,如此声容入微,又如此地氤氲矇眬。

我或许在许多年前就已死去,只借着一副蝼蚁般的躯壳继续呼吸到现在。而今,终于没了执念,此刻离歌骤起,如闻天籁。

这是一生中最隆重的葬礼,极度宁静,极度肃穆。

我终于从人世的混沌中清醒过来,作为唯一的当事者和旁观者,参加了自己的葬礼。

没有比这更让我平和而愉悦的了。

这或许就是死亡,赋予生存的意义。

这歌颂这缺一不可的两者。